情感专家

黄发有:警惕现实题材网络文学走向泡沫化 相亲没感情就订婚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07 19:27 来源:本站

黄发有:警惕现实题材网络文学走向泡沫化 相亲没感情就订婚

黄发有:发现是文学批评的生命线,文学批评要有创见,研究者要有新思维与新方法,在发掘、选择和组织材料时有自己的眼光,这样才不至于陷入重复劳动和低水平运转的怪圈,才能避免学术研究的同质化。 如果运用的史料大同小异,甚至严重雷同,所谓的创新也只能是一种表面功夫和形象工程。

在片面追求量化指标的学术大环境中,近年当代文学研究的泡沫化是不争的事实。

以作家研究为例,讨论莫言的小说叙事必然提及其儿童视角,源于加西亚·马尔克斯与福克纳的外来影响更是烂熟的话题。 研究晚年的郭沫若,他与陈明远的通信尽管充满争议,甚至被视为伪史料,但在不少论著中仍然是支撑论证的核心证据;余华、苏童、格非等作家总是被套在先锋的框架中进行阐释,他们的个性只是先锋的一个侧面。 铁凝、王安忆、迟子建等作家创作的独特性,往往被笼统地归结为女性意识。

60后、70后、80后、90后作为代际研究的主流话语,已经逐渐沦落为一种万能的标签,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作家,总能找出一款适合的、简便的理论行头;评论家感兴趣的是作家对自己同代人的描述与定位,这些材料被置于放大镜之下反复端详,与此无关或相悖的材料被无情地剔除。

不少评论刊物会发表某一位重要作家的评论小辑甚至专号,我多次通读这些集束性文章,发现重点解读的作品高度相似,观点也大同小异。

这究竟是英雄所见略同,还是一种惯性的撞车?还有一个现象耐人寻思,作家的创作谈或访谈录在文学评论中有极高的引用率,作家的意见甚至成了一些评论者的阅读指南。

以作家自己的意见为指挥棒,文学评论的独立性何在?作家的意见有参考价值,但是,如果评论者耗尽自身的学养,抵达的目标仅仅是对作家的意见进行更为细致的学理化解释,这样的评论注定只是过眼云烟。 成为网络文学的批评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