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献诗新中国 雷场上的鹰 感情勒索 父母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07 18:02 来源:本站

 献诗新中国  雷场上的鹰 感情勒索 父母

:XIANSHIXINZHONGGUO(23)战争结束了。 颁布命令的司令部撤走了步兵、炮兵、装甲兵和工兵也撤走了。

群山复归沉寂,一支队伍仍埋伏在那里——它们被战争遗忘了没有接到撤退命令;没有解除武装与警戒,也没有收起已打开的寒光闪闪的刀刃战争结束了,一支队伍它们每年每月,每天,每时每刻仍披挂钢铁的盔甲,火焰的心脏在等待集结,等待呐喊等待像虎豹那样,从草丛里呼啸而起许多年过去了。

许多年是日晒雨淋的许多年,露浸霜染的许多年许多年过去,它们散落在边境的山坡上和密林里,像散落在泥土中大大小小的石头,像农人们因战事危急而放弃挖掘的土豆和红薯,一个个锈迹斑斑但它们拒绝腐烂,拒绝交出深藏的雷霆、烈焰和深渊;并铭记在春天发芽,在任何的一个季节里层层叠叠,盘根错节,紧密地抱成一团又是一个许多年过去,它们晨昏颠倒,面目全非,彼此已认不出对方但始终牢记战争还没有结束它们的使命,也没有结束因而始终保持攻击的姿势始终咬牙切齿,怀抱命悬一线的杀机它们埋伏在暗处,埋伏在未来的某个让你一脚踩下去,再也拔不出来的陷阱里是的,我说的是地雷,战争的暗器和遗腹子。

它们埋伏在那里深藏诡计,让平静的岁月危机四伏鹰眼他和它对峙相视。 他知道几十年了它就这样在泥土中,在漫长的沉寂中,期待中蜷卧着,蛰伏着,有着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他知道在它的心目中,记忆中战争仍在继续;而它的使命是必须用一个人的命或他命里的残缺为把它埋设在这里的那场远去的战争,书写一篇悲惨后记“又是一个诡计!”我说的他长着一双鹰眼认出横卧在面前泥土中的是一枚精心布置,却佯装被遗弃的加重手榴弹。 那是他像绣花那样、像考古工作者面对一只古陶罐那样,用小铲子,小刷子用渗出鲜血的十个手指头轻轻地,掏开它四周的泥土之后识破的阴谋——“是的!又是一个诡计!”这枚加重手榴弹确实是一个诱饵在它下面更深的泥土里,埋藏着更多更凶猛的火焰(俗称窝弹)类似一只老母鸡孵着一窝小鸡现在他想到:卧在泥土中的加重手榴弹这只正在孵着小鸡的老母鸡它是否察觉了他的企图?突然的风吹草动,突然飞瀑般倾泻的刺眼的阳光是否触动了它的神经?这么想着他仿佛听见了老母鸡的打鸣声听见它咯咯咯地叫着,通知它翼下的儿女而小鸡们在蒙昧中纷纷醒来纷纷用它们稚嫩的喙,在啄着脆弱的壳……他,杜富国,一个来自贵州遵义的士兵此时不禁大汗淋漓,忽然有一种暴雨将至的感觉。 他相信这种预感是有理由的,并非空穴来风他相信在眼前卧着的这枚加重手榴弹和它用身体护住的藏得更深的炸弹,它们是有灵性的,或许正进入自己的思想、判断,和时间轨道也就在这时,他对他身边的那个叫艾岩的战友说出了那句话。 他说:“你退后,让我来!”就在这时地雷爆炸了。 真是一个诡计巨大的声响,巨大的冲击波巨大的泥土与烈焰的炸裂、喷射和飞溅,把他的双手把他眼里的光明,把他这个世界的桃红柳绿在一瞬间,带走了接下来的是黑,没日没夜的黑无休无止的黑,无穷无尽的黑歌他们在唱歌,他们像席卷的波浪一样像一阵阵吹过的风一样手拉着手,在排尽地雷的山坡上反复地走,反复地歌唱他们是他的战友、他骨肉相连的兄弟此时此刻,他们用歌唱的方式用健步如飞的方式,把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热血,蹚过的土地交还给边地的人民把和平年代金子般的阳光,交还给亲爱的祖国是一首新歌,我听不清他们在唱什么但这无关紧要因为确切地说,他们不是在唱歌而是在喊歌(我们的一生都是这么喊过来的)他们要把聚集在生命中的力量、胆魄、忠诚把像岁月一样饱满,像江河一样绵延不绝的血,喊出来而我知道他们喊着的歌,其实也是他们的堑壕,他们的阵地,他们炮膛和枪膛里旋转着的优美的膛线他们的旗帜、号角和飞翔的子弹你以为这些歌,仅仅是用喉咙喊出来的吗?不!加入这种生命大合唱的还有他们的一面面纪念碑,一只只塌陷的鼻子聋去的耳朵;一双双截去的手,一个个用拐杖支撑的残损的躯体当然,还有杜富国空空的眼眶里那永久的黑暗,永久对光明的怀念和回忆责任编辑:牛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