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为“三年级开始学数学”叫好!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10 16:55 来源:本站

为“三年级开始学数学”叫好!

  据媒体报道,湖北赤壁正阳小学因三年级开设数学课而引起了社会的热议。

有人叫好,有人认为不合规,也有砖家说此举缺少法律依据。   关于从三年级才开始学数学的原因,该校的校长吴震球说“孩子在不认识字的情况下学习数学,很难掌握,此次实验目的是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开发学生潜能、打好素质教育基础,提升综合素养和核心素养。 ”  另据报道,该课程改革实验进行三年多效果显著,“三年级开始学数学”的实验班学生在三年级结束的统考中数学、语文平均成绩均高出普通班,学生在其它方面也表现得更优秀。   本人以为,这种教学质量的测量方法本身就有问题,因为教育的成果是很难用考试成绩的来衡量的。 从报道上看,这种实验没有得到家长的认可,有的家长悄悄地把孩子送到外面学了一年数学。

中国的家长最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已经成为一种“共识”了。

  据媒体,这是一所民办学校,吴校长已经70多岁。

我一向对“民办学校”这个词十分敏感,因为挂“羊头”的民办学校太多了。

据我所知,本人当地的所谓“民办学校”都是公办学校换了一块“公办民助”的牌子而已,目的是可以多向学生收费,“向钱看”。

我也没有听说过有70岁的校长,这边的校长一般50多岁都“内退”了,超过55岁的都十分罕见。 吴校长应该是从公办学校退休人员中返聘的。   吴校长说这个改革是有理念依据的,他说三年级的孩子适合形象思维而不是逻辑思维,而且这些孩子认识的汉字较少,对数学题目不太理解。 这有一定道理,但这些依据不一定能站得住脚,因为对于三年级以下的孩子的来说,已经具备了一定的逻辑思想的能力,他们的数学能力也需要开发,而且数学题不一定用文字来表达。

  本人认为,三年级开始学数学未必就是好事,未必符合国家的教育政策,未必符合教育规律,三年级开始学数学的孩子成绩未必就优秀,但这所学校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因为这给死气沉沉的教育带来一片绿色。

这所学校的可贵之处是敢于进行教育实验,敢于建设“实验田”  就目前的教育界来说,几乎没有什么教育实验,一切的改革的举动都围绕着升学率这个大元帅进行的,不敢越雷池半步。 许多中学都以衡水中学这样的超级学校为克隆对象,而这所学校根本不是什么教育实验,只是抓升学率的典型。 这所学校的改革成果得不到教育界的承认,相反,它对学生苛刻做法却受到了有识之士的强烈抨击。   教育对象是可以拿来做实验的,社会应该让教育部门拥有一块块实验田,允许教育工作者进行实验,被实验者应该承担一些风险。 教育实验是教育工作者在一定教育理论的指导下运进行,对实验的过程和结果用科学的方法来衡量,而不是以考试成绩为唯一的标准。

  历史上的教育家都是以开展实验闻名的,孔子的私学如此,蔡元培的新北大、陶行知的晓庄师范也是如此,西方国家的大教育家也无不是以教育实验闻名。 他们所办的教育都有很强的个人色彩,在教育实验中探寻新的教育理论和教学方法,他们多数成功了。 当然,如果失败了,也是应该宽容的。

对于这种实验,应该有一些类似“志愿者”的方式参与。

  数十年来,没有诞生一个称得上是教育家的人。 所谓的优秀校长都是如狼似虎的抓升学率的人,他们制定了严苛的制度来限制师生的自由。 前不久听了云南一位“优秀校长”的报告,他竟然把经济领域中“包产到户”的做法用于学校管理,把经济权力、人事权力下放到分级部,升学的硬指标也放到分级部。

这种管理方式让人十分诧异,因为根本不是以学生为中心。 当然,对于目前的教育来说,这是十分实用的做法。 但如果按教育的本质来说,这是根本不入流的歪门邪道。

在升学率当道的情况下,种种奇葩都会出现。

  现在教育界有许许多多的实验学校,如“实验中学”、“实验小学”“实验幼儿园”,都打着实验的名头,没有做任何与教育实验有关的事情。

  当前的基础教育如一潭死水。 主管部门对教育统得太死,学校自主权,一般不会进行改革实验,教师个人更没有这个权力,主管部门更没有驱动力。 在这种情况下,学校的教育方法几乎是一成不变,教育模式千篇一律,教师只好照本宣科。

主管部门和学校把升学率和考试成绩当成衡量教师成绩的唯一手段,学生课业负担重,累得直不起腰来。 特别是数学课的难度,不断加码,中国孩子做着世界最难的数学题。 前不久微博上有“数学无用”的讨论。 据本人所见,中学以上的数学内容在生活上几乎没有用处。

美国的小学一年级,只有学会十位数的加减法即合格,美国的老师像放羊,教学生会玩耍,反而成了主要工作。   对于这所学校敢于进行教育实验的做法,我值得肯定的,愿教育界有更多的试水,但我也不抱什么希望,因为教育体制的坚冰是无法撼动的。

赤壁小学的实验也算不上大规模、有颠覆意义的教育实验,而且这种实验是开花结果,还是戛然而止,有待于观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