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6-23 11:41 来源:本站

前路多崎岖? 中国首例无父母试管婴儿出生了

贰  2013年11月,沈新南将亲家刘金法、胡杏仙夫妇告上了法庭。

因与本案审理结果存在关联性,故宜兴法院追加鼓楼医院作为第三方参加诉讼。   2014年05月15日下午,宜兴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当庭判决:施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过程中产生的受精胚胎为具有发展为生命的潜能,含有未来生命特征的特殊之物,不能像一般之物一样任意转让或继承,故其不能成为继承的标的。

同时,夫妻双方对其权利的行使应受到限制,即必须符合我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法律法规,不违背社会伦理和道德,并且必须以生育为目的,不能买卖胚胎等。

沈杰与刘曦夫妻均已死亡,通过手术达到生育的目的已无法实现,故两人对手术过程中留下的胚胎所享有的受限制的权利不能被继承。

  法官的槌声一响,也意味着沈新南、邵玉妹败诉。

  法院的判决几乎将他们所有的希望扑灭。

而且根据沈杰夫妇与医院签订的协议,冷冻胚胎保存期限为一年。 如今保存期已过,他们特别担心医院根据协议可能会抛弃胚胎。

  华山一条路,只有继续上诉。

  鉴于此案是中国首例冷冻胚胎的继承权纠纷,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取证认为,争议焦点为:涉案胚胎的监管权和处置权的行使主体如何确定  2014年9月17日,无锡中院做出了撤销宜兴市人民法院判决。

其认为,公民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上诉人沈新南、邵玉妹和被上诉人刘金法、胡杏仙对涉案胚胎共同享有监管权和处置权:  1.沈杰、刘曦生前与南京鼓楼医院签订相关知情同意书,约定胚胎冷冻保存期为一年,超过保存期同意将胚胎丢弃,现沈杰、刘曦意外死亡,合同因发生了当事人不可预见且非其所愿的情况而不能继续履行,南京鼓楼医院不能根据知情同意书中的相关条款单方面处置涉案胚胎。

  2.在我国现行法律对胚胎的法律属性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结合本案实际,应考虑以下因素以确定涉案胚胎的相关权利归属:  一是伦理。 施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过程中产生的受精胚胎,具有潜在的生命特质,不仅含有沈杰、刘曦的DNA等遗传物质,而且含有双方父母两个家族的遗传信息,双方父母与涉案胚胎亦具有生命伦理上的密切关联性。   二是情感。

白发人送黑发人,乃人生至悲之事,更何况暮年遽丧独子、独女!沈杰、刘曦意外死亡,其父母承欢膝下、纵享天伦之乐不再,失独之痛,非常人所能体味。

而沈杰、刘曦遗留下来的胚胎,则成为双方家族血脉的唯一载体,承载着哀思寄托、精神慰藉、情感抚慰等人格利益。

涉案胚胎由双方父母监管和处置,既合乎人伦,亦可适度减轻其丧子失女之痛楚。   三是特殊利益保护。

胚胎是介于人与物之间的过渡存在,具有孕育成生命的潜质,比非生命体具有更高的道德地位,应受到特殊尊重与保护。

在沈杰、刘曦意外死亡后,其父母不但是世界上唯一关心胚胎命运的主体,而且亦应当是胚胎之最近最大和最密切倾向性利益的享有者。   综上,判决沈杰、刘曦父母享有涉案胚胎的监管权和处置权于情于理是恰当的。

当然,权利主体在行使监管权和处置权时,应当遵守法律且不得违背公序良俗和损害他人之利益。

  3.南京鼓楼医院不得基于部门规章的行政管理规定对抗当事人基于私法所享有的正当权利。   漫漫长路,他们终于走完了第一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