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月高风定露华清。微波澄不动,冷浸一天星”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21 07:45 来源:本站

“月高风定露华清。微波澄不动,冷浸一天星”

月高风定露华清。

微波澄不动,冷浸一天星出自《临江仙·千里潇湘挼蓝浦》,北宋秦观词作。

临江仙秦观千里潇湘挼蓝②浦,兰桡③昔日曾经。

月高风定露华清。 微波澄不动,冷浸一天星。

独倚危樯情悄悄,遥闻妃④瑟泠泠。

新声含尽古今情。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注】①此词是秦观贬徙郴州途中夜泊湘江时作。

②一蓝:形容江水的清澈。 ③兰桡:兰舟。 ④妃:指舜的两位妃子,娥皇、女英。

译文千里潇湘之上,渡口水色青青,屈原的兰舟曾驶过。 明月高挂中天,清风渐渐停息,玉露清莹,微波不兴,漫天星斗映寒水。 独倚高高桅杆,心中无限忧思,远远传来凄清的瑟声,低低诉说着千古幽情。 一曲终罢人不见,江上青峰孤耸。 赏析:《临江仙·千里潇湘挼蓝浦》,北宋秦观词作。 这首词约写于宋哲宗绍圣三年,作者贬官郴州时,回忆昔日曾经潇湘的感受。

词人从驻舟湘水之浦生发想像,把自己遭贬的愁苦与屈原、湘灵的不幸遭遇联系起来,感情凄苦而不卑弱。 在艺术上写景如画,很好地传达了湘江之上的夜色,那寂寥幽清的场景如在目前,搬用前人成句也宛如自创。 全词清空骚雅,意境幽深,充满感伤的情调,渗透着楚辞的情韵,在秦观词中别具一格。 此词乃绍圣三年(1096)秦观贬徙郴州途中夜泊湘江时作。 千里潇湘,是词人的泊舟之处,也是昔日屈原等迁客骚人乘舟经行的地方。 词人因被贬郴州而夜泊湘江,与当年屈原、贾谊等人因怀才不遇而行吟江畔,境遇何等相似。

现实的、地理的长河,与历史的、时间的长河通过千里潇湘交汇,词人的命运,也通过千里潇湘与古代迁客们的命运紧紧相连,引发了作者的深沉感慨。 起两句总叙,写词人泊舟之处,用的是倒装手法。 《楚辞·湘君》中有:桂櫂兮兰枻、荪桡兮兰旌句,即用桂木做的櫂,用兰木做的枻;或用荪草饰的桡,用兰草饰的旌旗,都是形容湘君所乘船的装饰。 这里用兰桡代指木兰舟,暗指这一带正是当年骚人屈原的兰舟所经过的地方。

这两句是写他从处州贬来郴州时,曾乘船经过清澈如蓝的千里湘江,犹如在步当年骚人屈原的足迹,在千里潇湘水上走着迁谪的苦难历程。 词人和骚人,通过千里潇湘这一今古长流的中介,白然联系起来。

从一开始,词中就引入了楚骚的意境与色调。 接着三句写泊舟湘江夜景。

写这时月升中天,风停息下来,因为夜深,看两岸花草上露水开始凝结,在月光照射下晶莹透亮。 整个潇湘水面是平静的,没有风也没有浪,满天星斗正浸泡在江水里,星星冷得似乎在发抖,写出了深夜的寒意。

这是移情写法,把人的冷意由一天星表现出来。

词的下片写情。 开始两句写词人泊舟湘江浦,独自靠在高高的樯杆上,静静地倾听远方传来的湘妃清冷的瑟声。 妃,指湘妃。

传说潇湘一带,是舜的两个妃子娥皇、女英哭舜南巡不返,泪洒湘竹,投湘水而死的地方。

又传二妃善于鼓瑟,《楚辞·远游》有使湘灵鼓瑟兮,令海若舞冯夷。 特定的时地,触发了词人的历史联想,从而写出了这潇湘之夜似幻似真的泠泠瑟声,曲折地透露出寂寞凄冷的心境。

接着第三句,进一步描写对瑟声的感受,湘妃的瑟声是清凉哀怨的,抒发了她们对舜帝思念的深情,这是古今有情人共同的心声,不仅是湘妃的,也包含了词人的幽怨。 词的歇拍两句,写听完曲子,抬头寻找湘妃,她已悄然不见踪影了,只有江岸无数座青青山峰巍然耸立,更进一步写出词人的怅惘之情和刚毅不屈的性格。

[5]结尾全用钱起《省试湘灵鼓瑟》成句,但却用得自然妥帖,仿佛是词人自己的创作。 它写出了曲终之后更深一层的寂寥和怅惘,也透露了词人高洁的性格。 这首词和作者以感伤为基调的其他词篇有所不同,尽管偏于幽冷,却没有显得气格羸弱。 全篇渗透楚骚的情韵,这在秦词中也是特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