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快穿:暗黑大佬了解一下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8-29 12:36 来源:本站

快穿:暗黑大佬了解一下

正文22权臣[更新时间]2019-08-1602:53:32[字数]2061在他的心里,自己恐怕就只是有点利用价值的女人吧。

  “我们并没有相熟到那种地步,大司马大可不必如此。 ”  没有一点客气的意味,很是讽刺的说下这句话,洛冉侧身准备去见慕容若兰。

  齐铭大步上前,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洛冉的去路,脸上的轻笑消失不见,眯着眼睛低头看着洛冉的眼眸,并未开口。

  抬头,没有丝毫怯懦的对上齐铭的眼睛,随后唇角微扬微笑着道:“太皇太后且在,本郡主好歹还是个郡主,怎么大司马打算以下犯上吗?”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碰,一个神色冰冷,一个面带笑容,怎么看,齐铭都弱上了三分。

  终究齐铭侧身摆了个请的手势,“清河郡主请。 ”  虽然面带笑容,但是眼底的暗沉确无比的吓人,让人不寒而栗。

  齐铭从小受尽白眼,最厌恶的便是那些达官贵人。   虽然齐老将军手握兵权,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齐铭的父亲,却是个奴籍,母亲更是一个歌妓,在齐将军府受尽白眼,被齐老将军的孩子们欺辱,才八岁的他因为惹怒齐军,三天没能吃上一口饭。   没有办法的他只能带着母亲留下的发钗上街典当,确因为年纪小被人夺走,最后差点饿死在街头,是慕容若兰让丫鬟给了他两个馒头,他才得以存活。

  洛冉的这副姿态激起了他骨子里的东西,让他感觉瞬间回到了当初,弱小的连一口饭都难以吃上的当初。

  洛冉冷笑,“大司马别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不就是喜欢当朝皇后吗?何必如此作态。

”  乔然震惊的看向了洛冉,她怎么知道的?!  没有忽略齐铭眼里毫不掩饰的杀意,洛冉不在停留转身进了凤仪宫。   直至洛冉的身影消失在眼前,乔然大步的上前,低头拱手。

  “主上!这件事怎会被清河郡主知晓?”  齐铭抬头,面上的阴霾毫不掩饰,“一直觉得只是一颗棋子,用完毁了便是,没想到它确从未在我的掌控中。

”  负手而立,齐铭转身背对乔然,眼里一片茫然望空。   乔然见此上前了一步。   “主上,属下觉得主上不如与清河郡主好好过日子,皇后是不可能回头了,主上前半生活的太苦了,适时可以找个知心人”  齐铭闻言回头,神色微沉,那眸子里的寒意让乔然不敢对视,连忙开口:“属下逾矩”  转身下了台阶,齐铭大步往宫外迈去,乔然见此跟上了齐铭的脚步。

  从凤仪宫请安出来,洛冉脸上得体的微笑渐渐消失,站在刚才齐铭所在的位置,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郡主,大司马……”  衫儿欲言又止。

  “今日之事,不许告知太后。

”  沉思了片刻,洛冉低声开口。

  “是”  衫儿点头。   今日过后洛冉便再未见过齐铭,一晃十二月终过,洛冉十七岁了,距离嫁给齐铭的时间又更近了一步。

  寿康宫。   坐在太皇太后身旁的软塌上,洛冉没有像往常一般吃着小桌上得糕点,端着茶水喝了口,洛冉的眼神落在了太皇太后的身上。

  自从先皇离去,太皇太后的身体明显消瘦了不少,洛冉已经许久没有看见太皇太后露出过笑容了,而今齐铭的事一直压在她的心头,随着婚期越发的接近,洛冉心里的抗拒让她无法忽视。

  太皇太后抬头,便看到了洛冉呆泄的眼神,不禁道:“怎么了?”  洛冉回神,尴尬的挠了挠头,“想事情想的有些愣神了。

”  太皇太后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眼窗外大好的天气,“一转眼清河都十七了,再有半年便要出嫁了,哀家还真有些舍不得。 ”  “那清河就不嫁人,一辈子在宫里陪着皇祖母!”  清河迫不及待的接道。   莫嬷嬷身后的小宫女微微抬头看了眼洛冉,随后快速的底下头去。   太皇太后笑骂“你这丫头,女孩子家家哪有不嫁人的,你这话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 ”  洛冉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但还是努力的扯动了唇角,撒娇到:“皇祖母,清河不想嫁人!”  “莫不是清河不喜大司马?”  从先皇赐婚到如今,太皇太后从未过问她的婚事,经洛冉这么一说,太皇太后浑浊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思虑,盯着洛冉的眼睛。   洛冉蠕动了唇角,想了想,摇了摇头,“清河只是想陪着皇祖母!”  太皇太后明显想让她嫁给齐铭,她若是这时揭穿齐铭的嘴脸,平白惹她忧虑。

  太皇太后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刚才的那抹思虑消失不见,“你若是有心,以后常进宫看哀家也是一样的。 ”  出了寿康宫,洛冉的神色有些低落,看太皇太后的意思,是希望她嫁给齐铭的。   偏偏她攻略的对象又偏是齐铭,这么看来,她是非嫁齐铭不可了。   太皇太后最近心情也不是太好,她也实在不忍让她为自己有过多的忧虑。  旁晚时分,洛冉的宫里来了个陌生的小宫女。

  “奴婢参见清河郡主!”  心情不是很好的洛冉抬手让她起身。

  “何事?”  宫女上前了一步,递给洛冉一个信封。

  “有人托奴婢送给郡主的,既然东西已经送到,奴婢告退。

”  没有去看离去的宫女,洛冉皱眉撕开了信封。

  亥时冷宫相见--齐铭。

  丢在桌上没有再去看第二眼,洛冉嗤笑,齐铭以为他是谁,让她去她就要去吗?  用完晚膳,看了许久的书,洛冉看了看外面暗沉的夜色,吩咐衫儿准备热水,一向不喜欢外人在场的洛冉独自脱去外袍,赤身进了浴桶。

  三千青丝垂落在木桶后,头上仅戴着一根玉簪,热水中的热气上升,不久以后洛冉的眼睫处便多了几颗水珠,胸前的皮肤有些微微泛粉,身下的景象被水上漂浮的花瓣掩去。

  靠在木桶中,洛冉的眼眸微闭,有些犯困。   房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是富有节奏的脚步声。   “衫儿,你出去。 ”  没有睁开眼,洛冉轻声吩咐道。   没有听到回应声,脚步越来越接近,睁眼,看到的便是站在面前的齐铭。   四目相对,洛冉深吸了口气,才没有惊叫出声。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