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我和大学老师的初恋一去不回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17 17:35 来源:本站

我和大学老师的初恋一去不回

  我不知道,林和我的恋爱是不是林的初恋,但那是我的。 我爱着他,像一只透明的玻璃杯子,干净、纯粹,里面装满了我对未来所有的希望。

  1  我再次遇到林,并不是偶然。 当我在百度网上搜索他的名字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那时我就知道,我一定会和林再次相遇。

  林是我的大学老师,他是我的初恋,像雪一样干净的初恋。 女人到了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容易感觉空虚。

有一段时间,我常常想起林,想起那时青青的校园,穿花裙子的我,戴眼镜的林。 有一次,在送儿子上学的时候,我居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如果我和黄磊的儿子是我和林的儿子,那么……脑海里钻出的这个问题把我吓了一跳,也重新激起了我想再一次见林的愿望。   那时我正在网上疯狂地聊天。 十年的婚姻已将我和我的家庭定格,我和丈夫的感情尚可,但乏善可陈。 有一次在某个聊天室,一个叫花花草草的网友告诉我,她通过网络找到了自己的初恋男友。

我立即想到了林。 于是,我用同样的办法找到了林。

林是青岛一所大学的副教授了。 输入他的名字,从百度网上能搜到几百条关于他的信息,其中多数是论文。

有一篇论文后面附有林的邮箱。   我立即给林写信,然后怀着一种激动的心情上床睡觉。 我一点都不用担心黄磊会看出我的异常,因为他根本看不出来,我们已很少留意彼此的情绪变化。

即使是每个月中仅有的一两次做爱,也都是非常有规律的。

印象中,每次都是我先提起,他对此不冷也不热。 以至后来,我和林约会,我兴高采烈地化妆出门,又兴高采烈地回来,他也不在乎我的变化,只是淡淡地说一句,怎么这么高兴啊,捡钱啦。

我说,没有,是捡到人啦。 他说,哦,那可有的赚了。 不知他是真的没有看出来,还是假装的。   林接到我的信后,第二天一早,就打来了电话。

当时我只留了单位的电话。 “您好,请找一下陈青。

”时隔十年,我一下子就听出来林的声音,天哪,是他。 我握着话筒沉默了一会,说,“林老师!”我叫他老师,可以避免同事的怀疑。   2  大学毕业后,我和林渐渐失去了联系。 我毕业后分回了老家济南郊区的一个县城。 林则考研究生去了南方的一所学校。 开始我们还有联系。

毕业后第一个暑假,我一个人从北方跑到南方去看林。 学校外面有一间叫摩尔的酒吧,我这么清楚地记得这个名字,是因为林在这里给我留下了伤痕。

那时,他低着头,问我:“陈青,找到心爱的人了么?”我不敢抬头看他,是因为我委屈的泪水流了下来,我倔强地吸住鼻子,不让自己哭出来。

  我不知道,林和我的恋爱是不是林的初恋,但那是我的。 我爱着他,像一只透明的玻璃杯子,干净、纯粹,里面装满了我对未来所有的希望。

当然,林并没有答应我做他的女朋友,但也没有拒绝。 “我对你,就像你是我的亲妹妹。

”  他说。

林那时为什么会拒绝我,他不爱我吗?但如果不爱,为什么他会对我那么好,我们那个班有十五个女生,为什么他独独挑中了我,给了我最初的爱与关怀。 这是我从南方回来后一直在想的问题。 我的玻璃杯子就这样碎了?我不甘心。

直到和黄磊结婚,我仍然是不甘心。

  黄磊是个宽容的人,但是很无趣。

这一点我在结婚前就发现了,那时我不在乎,我只要找一个爱我的人,让我忘掉那个不爱我的人就可以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