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如果人生注定是一个圈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6-05 17:07 来源:本站

内容详情如果人生注定是一个圈时间:2019-06-0408:34:28作者:来源查看:0次如果人生注定是一个圈高一2班钟傲从酒楼出来,望着雪中老同学远去的背影,吕纬甫暗想:“再抗争又能怎么样?算了,不会成功的。

”但心里却又为老同学的选择赞叹不已。 他转过身来,朝西街走去,一路上踏着皑皑白雪,迎着黄昏时分被太阳点燃的云。

回到家中,吕纬甫一头栽倒在床上,顺手拿起一本破了角的书,“驳康有为论革命书——章太炎”,封面上墨色深浓的字迹像刀,剜着他的心。

“唉,这分裂的痛苦!如果能彻底做一个幸福的庸人该有多好。 ”这样想着,吕纬甫翻了一个身。 “咚!”喝醉了的吕纬甫重重地摔在地上,手中的书“啪”的一声掉落在地。 第二天上午,醒来的吕纬甫准备去外面吃早点。 隐隐作痛的额头上还有个包,核桃一样大,青黑色,吕纬甫低着头沿街边走,生怕遇到熟人。 好在旁边过路的人连看都不肯看他一眼,一脸漠然地经过。

但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了,“啊!你……你是纬甫!真的!啊!”“哦,夏瑜,是你啊,一会儿到那家小酒楼再叙,现在我有事要处理。

”“好!好!就那儿。

”吕玮甫没有吃早点,绕了一段路回了家。 他不想见到夏瑜,也不想再提起往日,因为别人和往日照见的分明是一个颓废的自己。

那天夏瑜在酒楼上等了吕纬甫整整一个下午,他望着酒楼后面的那座废园,园内的花儿不服气这严冬,用生命的绿叶红朵打破了这冬日的空寂,这是当年他、吕纬甫和L君三个人种下的,如今都开花了啊!可是吕纬甫为什么失约了呢?吕纬甫当天就离开了S城,去了太原,回到了自己熟悉的生活里,每日教些古文,偶尔趁孩子的家长不在,也讲些别的,比如杜甫的诗,苏轼的文,抑或偷偷讲一点梁启超和易卜生。 时间恍惚而过,又一年年关将近之时,吕纬甫又回了一次乡,S城一切仍如上次回来时一样。 办完该办的事,他走进一家茶馆,刚坐下,就听见一声大喊:“吃了么?好了吗?”是刽子手康大叔走了进来。 “今早被杀头的是谁?”众茶客好奇地打听。 “谁?还不是夏四奶奶的儿子。 这小东西,竟然生得一身反骨……”吕纬甫的手颤抖着,手中的茶盏摔在地上,红色散开,如血一样狰狞。 吕纬甫走下楼去,面无血色。 他去了酒楼后的废园,在漫天的飞雪中,那碗口大的血红的茶花开得正艳,而那几株老梅,也吐出了星星点点的鹅黄。

折下几枝梅花和一枝带着深绿枝叶的茶花,吕纬甫来到城外的墓园。

“够了,这世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去你妈的大清,我受够了!”将花枝放在坟前,吕纬甫深深地弯下腰去,片刻,他起身又看了一眼夏瑜的坟,便大步离开了。 “人怎能像那蝇,绕一个圈又回到原点。 如果人生的轨迹注定是一个圈,是不是也应该尽力扩展自己的半径,画一个尽可能大的圆圈?再去拔神像的胡子是不可能了,但手里的那支笔也许应该写一点如针似芒的文章……”这样想着,吕纬甫心中激荡起了久违的波涛,他抬头看向远方,仿佛看到曙光正穿透浓云直射大地。

点评:《在酒楼上》的吕纬甫,与“我”分别后会发生怎样的改变?作者驰骋想象,将《在酒楼上》和《药》中的情节结合到一起,塑造了一个慢慢发生变化的吕纬甫,而这正是我们的希望。

如果人生注定是一个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