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易鹏:从韩国甘川洞建设看中国城镇化建设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8-01 08:20 来源:本站

易鹏:从韩国甘川洞建设看中国城镇化建设

  2014年9月,笔者应环球网和外交部的邀请,赴韩国进行了参观访问。

其中,在釜山期间游览的甘川洞文化村,给笔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除了甘川洞文化村那些独具特色的建筑风貌,笔者更感兴趣的是它的形成和发展方式。 按照的分类,这个所谓的文化村前身不过就是一个自然发展起来的城中村,或者称为棚户区也可以的。 它面积很小,只有平方公里,但是人口最多的时候,居住着3万人。 韩国选择的方法是就地改造,注入文化和艺术元素,把它打造成了一个富有小资气质和文化氛围的著名观光和文化创意区。

这样的成功案例,对中国的城中村改造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中国的城中村改造是城镇化进程中面对的重要问题,现在政府和学者想尽办法从土地政策改革、引入社会资本等角度不断突破,希望破解城中村改造的政策和资金难题。 那么,通过韩国甘川洞文化村的案例,我们是不是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城中村改造的问题?除了资金障碍,我们更需要一些改造城中村的新思维。

  首先,要转变城镇化就是大拆大建的固化思维。 我们说现在中国的城镇化是以人为本的城镇化,那么无论是拆房子还是盖新房子,不过是让老百姓日子过得更好的一种手段。

我们在城镇化推进的过程中,可以向韩国的甘川洞文化村学习,根据其自身特色,通过改造改建的方式,用更低的成本打造一个低碳环保、生态宜居,富有特色产业,保留之前文化传承的民居群落。

这样的建设思路不但没有妨碍当地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还有效防止了现在城市建设中千城一面的现象。 因地制宜,一城一策,充分保留地域文化和特色的城中村改造,才是未来中国城镇化的发展方向。   其次,这样的建设方式,要求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

先来看一组数据,在过去的2013年里,新增建设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收入亿元、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收入亿元、国有土地收益基金收入亿元。

而当年的地方公共财政收入决算数也不过是亿元。 可见,地方政府在城镇化进程这种大拆大建的行为,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背后的土地财政的驱动。

我们现在需要一场深刻的财税体系变革,进一步明确中央和地方的财权和事权,做到责权相配。

同时,在地方政府收入方面,要进一步拓宽地方政府的融资渠道;在支出方面,要放开民间资本进入更多地公共领域,以减轻政府的支出压力。 这样,从税制改革,地方政府收支格局调整等多方面入手,让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 毕竟,只有政府吃得饱饭,它才更有底气对现行的城中村改造方式说不,而去更多的关心城市特色文化的保留和传承。

  离开甘川洞文化村已经多日了,那里的独具特色的美景在笔者脑中依旧鲜明。

但更重要的是,韩国的城镇化过程确实能够为中国正在快速进行的城镇化建设提供一些有意义的经验,它能促使我们从不同角度检视自己正在走的道路,结合国情,取长补短,必会让中国的城镇化之路越走越好。 (作者是盘古智库理事长)。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