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哪有什么天长地久,只不过是我牵着你的手,慢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10 18:14 来源:本站

哪有什么天长地久,只不过是我牵着你的手,慢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淤其居;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淤其室。

    《一》  傻,这是我们所有人对老大共同的评价,他选择一棵树上吊死,他选择5年去守护他喜爱的女孩!  嘲他傻,只因他做了5年的千斤顶,履行着男票的义务,却没有匹配的权利,简单的三个字在他嘴里困难得变成了音标发音;于是,他成功的将爱情圆谎成友情,这一陪,就是5年,还在刷新着年轮。

  只因人群中多看了一眼,从军训,从课上课下,一晃四年,老大的余光就再也没有在其他女孩身上停留过。 她去培训,他放弃了保研,他也来了;她说想留在北京,他选择了北漂,只为相配陪;她说谢谢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沉默了,然后把最好的自己给了他最好的朋友——她!  数不清多少日子,老大陪着她,分手,相恋,受伤,分手,渡过一层浪一层坎。 吵架了,找他发泄;受伤了,找他安慰;别离了,有他作陪。

老大,永远是她,那个永远能找到通话两小时的人。

我曾深深的记得,老大对哪个女孩说过的一句话“哪怕是你错了,我也会首先站在你身前”。

  这样的人,你说他傻不傻?我们曾一致认为,他是最笨的傻子。

可有时候,你不是局内人,又怎知入戏的青衣?  陪伴终是最长情的告白,好好过,慢慢来,如果是她,晚一点也没关系。     《二》  烦,这是我们所有人对大山的潜在批评。

他的四年,系在了电子通信上。

我醒来,他在打电话;我吃饭,他在打电话;我在睡觉,他还在打电话。 原因无它,他有一个远在武汉的女票。   每天,定时定点,早八点,中午12点,晚六点,睡前一小时,如果你想电联找到,得到的永远只是一个提示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别问我,为何规律摸得如此透彻,因为,大山四年,1400多天,每天亦是如此。

所以,我们觉得他烦,不是打电话,就是打电话,他生活的核心永远只是打电话。

  他们的异地恋,没有翻山越岭,没有数百张往返的车票,不是不够爱,而是爱得极致到普通,深情到现实。 我经常不耐烦的问,你天天打电话,一天四五次,有什么话能说这么久,不腻吗?大山没有回我,只是抬头看了看,继续打他的电话。

  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假象,如果换做是我,我最多聊三四分钟,十分钟,撑不住,找不到话题,也就挂了。 如果换做是我,可能坚持不到日日日,夜夜夜,估计早就再也不见了。 如果是合适的两个人,哪怕一句早安,一句晚安,都是深情等待的爱,足以牵拉万千丝线,说尽24时琐事。 我想,大山他们便是如此吧。

  平静到深处,便是似海的情。 他们每天有共同的话题,他们每天有共同的期待,他们每天有共同的守候。

哪怕你我眼里不值一提,却是两人牵肠挂肚的情链,你言我语,你说我听,这一通电话,仿佛一千个夜长,诉说着一千零一个寂寞与等待。

  这样的人,你说他烦不烦?我们曾一致认为,他是最烦的烦恼。 可有时候,你只是看客,又怎知局中人的缱倦与难离?  陪伴终是最长情的告白,唯愿白天你的影子都在自己脚边,晚上你的影子变成夜,包裹着她的睡眠。   《三》  你陪着我的时候,我从没羡慕过任何人,愿我如星君如夜,夜夜流光相皎洁。   男: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女: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 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