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第三百一十六回 前世今生(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11 18:41 来源:本站

第三百一十六回 前世今生(二)沧狼行最新章节

屈彩凤的两只美目中泪水横流,她已经能预料到接下来自己的悲惨命运了,索性也放弃了抵抗,上次李沧行对她的那些手段在这两年里没少让她做恶梦,所以刚才才要用那样残酷的方式对待李沧行,可她知道这个男人宽厚的外表下却是多么的狠辣,自己这次一定不可能保住清白之身了,甚至因为周身要穴被制,连咬舌自尽也是不可能。 但李沧行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屈彩凤的真气源源不断地进入他的体内,脑海中被封印的记忆被这阴阳两极的真气互相激荡,就象放电影似的,一幕幕浮上李沧行的心头:武当山上,青山绿水,几个少年男女正在飞泻的瀑布下练掌使剑,他看到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年,在瀑布下的石头上打坐练功,可他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不远处的一个清秀高挑的少女,那少女两招练完后,转过头来,赫然正是沐兰湘,顽皮地笑道:“大师兄,你看我这两招使得如何?”画面一闪,那个酷肖自己的少年站在面沉如水的黄叶道长面前,泪流满面:“师父,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和小师妹练两仪剑法,明明比武我胜过了卓师弟的!”而那个名叫黄叶,长得跟澄光如双生兄弟的道长也早已经是老泪纵横:“绍南,师父真的尽力了!”李沧行猛地记起,在这个世界里,他叫耿绍南,小师妹叫何萼华,而徐林宗则叫做卓一航,尽管名字变了,但身份和经历却几乎一模一样。

又一个画面在李沧行的眼前浮现,何萼华在草丛里偷听明月峡的山贼们议事,被在这一世名叫练霓裳的屈彩凤捉拿,即将处死,自己情急之下抓住了明月峡的长老穆九娘。 逼着练霓裳换人,小师妹安全后,耿绍南在逃脱时失手误杀穆九娘,从此武当与明月峡结下深仇。

他看到练霓裳咬牙切齿地下令:“传我罗刹令,全江湖追杀武当弟子耿绍南!”,而在一个小客栈的房间里,何萼华却抓着耿绍南的手,轻声地说:“大师兄,谢谢你救了我。 ”又是一阵画面跳转,耿绍南被锦衣卫首领纪纲捉住。

作为与明月峡的合作见面礼送给了练霓裳。 他看到练霓裳递向自己一杯毒酒。

而自己在喝下毒酒时心里在说:“小师妹,若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就这样放弃你。

”李沧行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原来自己与小师妹上一世就有这样的纠缠。 他的手环得屈彩凤更紧了,屈彩凤一声娇呼,一阵内力涌进李沧行的体内,一些新的画面开始浮现:耿绍南突然醒了过来,却意识到自己在何萼华的怀里,小师妹正抱着自己哭得撕心裂肺,而身后的小师弟二话不说转身向后跑去,一边跑一边叫道:“卓师兄,大师兄没死!”眼前的小师妹喜极而泣。 耿绍南这才意识到练霓裳没有给自己喝真的毒酒,而只不过是假死药,卓一航却显然是找练霓裳为自己报仇了。

几个月后,在武当,小师妹在大雨中为思过崖上因为与魔女练霓裳相爱的而受罚的卓一航送饭。

耿绍南默默地看着小师妹又去追求那个心已经不在她身上的卓师兄,心如刀割。

画面一转,耿绍南在小酒馆里的一堆酒坛子中烂醉如泥,黄叶走了过来,附在他耳边,低声地说道:“绍南,师父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并不是孤儿,你是皇子桂王,师父当年是郑贵妃的侍卫,郑贵妃是你的亲娘,在宫廷斗争中被杀,让我带你逃了出来,现在朝中太子与裕王相争,我们回去报仇的机会来了!”耿绍南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却看到纪纲从黄叶的身后闪了出来,对着自己下跪拜道:“臣锦衣卫指挥使纪纲,参见桂王殿下。 ”画面再闪,耿绍南在武当山中一个隐秘的角落,看着前不久还是自己师父的黄叶向着自己行君臣之礼,报告道:“桂王,你有所不知啊,紫阳掌门是我所杀,当日他与练霓裳相拼,两败俱伤,是我趁机杀了他,他已经怀疑到我们了,我不得不下手除掉他。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怒吼,黑石(这一世名叫白石,仍是何萼华的父亲)跑了出来:“你这个叛徒,我杀了你!”黄叶连忙回身一击,两人四掌相交,一时难以分出高下。 站在一边的耿绍南脸色倏变,一幕幕多年来在武当被打压的往事浮上心头,而黄叶从小到大如慈父般对自己的关怀也在眼前闪现,他咬了咬牙,一掌击出,打向了白石。

黄叶站在经脉尽断的白石面前,冷笑一声,举剑欲刺,耿绍南阻止了师父的行动,叹了口气:“他毕竟是小师妹的父亲,师父,还有别的办法吗?”黄叶沉吟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包药粉:“这药可以让人口不能言,想留他一命,只有这样了。 ”耿绍南闭上眼睛,拿过药粉喂白石服下,心中暗道:师妹,对不起。 一间阴暗的小屋里,纪纲正对着已经开始变得面色阴沉的耿绍南汇报:“卓一航好象已经知道殿下的身份了,现在也在全力查我们的事,殿下,当断不断,不能再犹豫了啊!”黄叶也在一边劝道,“殿下,你如果想得到何萼华,只有先除掉卓一航,不然永远都不可能遂你心愿的。 ”耿绍南吼道:“不用再说了,就按你们说的办!”断魂崖边,奄奄一息的卓一航已经浑身是血,吃力地在地上爬行,耿绍南黑巾蒙面,走到他的面前,低下身子轻轻地说道:“一航,对不起。

”闭上眼,飞起一脚,把卓一航踢下了山崖,而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良知,底线,也都跟着卓一航一起随清风去。

武当,练剑场,耿绍南和何萼华在双练两仪剑法,耿绍南兴高采烈,而何萼华则形如僵尸,剑飞出去后几乎伤到自己而不自觉。

画面再转,山后溪边石头上,何萼华吹着卓一航给自己做的竹笛,音调凄婉,泪流满面,耿绍南疯也似地夺过她手中的笛子,吼道:“他已经死了,而且他活着的时候也没看过你一眼,你为什么就不知道,这么多年真正爱你的人是我!”何萼华木然地转过了头:“大师兄,我心里只有卓师兄,对不起,我没有办法和你练两仪剑法。

”言罢头也不回地离开。

耿绍南走进了何萼华的房间,本是准备为今天的事情向她道歉,却发现今天的何萼华与众不同,眼神迷离,看自己的眼光中似乎透着火热的*,而自己也不知为何,浑身燥热,她突然扑进了自己的怀里,主动吻上了自己的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耿绍南拥她上了床,红帷放下,枝摇叶晃。

此后的几个月,何萼华却一反当天热情,变得又对耿绍南冷若冰霜,直到耿绍南百般纠缠后,才终于勉强答应与其成亲,那一瞬间,耿绍南只觉得自己在天上飞,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小师妹告诉她,肚子里有了他的孩子。 武当山的密室中,耿绍南对着纪纲说道:“小师妹有了我的孩子,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给我搞来天狼刀法,太极剑谱给卓一航带走了,我没有上乘武功如何去争霸天下?!”纪纲的脸上肌肉抽了抽,还是说道:“是!”。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