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五年多的相伴,谢谢你,D-综合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8-29 12:36 来源:本站

五年多的相伴,谢谢你,D-综合信息

小学升初中的时候,因为比较幸运的考上了离家最近的还不错的一所初中,母亲为了奖赏我,养了一只狗狗,因为她知道我一直很喜欢狗狗猫猫之类的小动物,我天生不怕狗,无论大型小型的犬种,什么都不怕,我感觉到每一只狗狗都是可爱的,灵性十足的,虽然身边总会有人不喜欢狗狗,我只觉得他们与狗狗之间没有特别的感觉,而我,却意外的感觉,我与它们之间存在特别的微微的感觉,虽然这可能只是我的感觉而已。 人们都说疯狗不敢惹,怕被咬,当我在看到狗狗狂吠的时候,我的立场只是静静的看着它们,任由它们叫,我甚至会觉得可爱,嘴巴一张一合的,如果真的是用气势在压倒人,可以,我会等它们叫到自己觉得没意思就会停歇了。 就是这种特别的感觉,才会让我对自己的狗狗更加的喜爱,甚至无法割舍。 还记得它刚刚回家的时候,是两个月,小小的如糯米团子一般可爱,毛绒绒的像玩具,当初有另一只小不点和它一起,母亲和我一起选择一只,刚开始,我的选择不是它,是它的兄弟,一只活泼好动的小不点儿,母亲说它怎么一直在睡觉,不然就选它吧,我也是听了母亲的话,就说都可以,我总觉得这些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如果我当时没有选择它,可能未来发生的会有些不同吧。

当我抱着它回家的路上,它竟然一直睡着,我就一路上抱着它,像抱小婴儿似得抱着,它埋头在我的胳肢窝里,想想也挺搞笑,小东西是嫌耳朵太冷了吗,钻到胳肢窝里暖和吧,回到家里,还是没醒,我也就一直那样抱着抱着,出个门也那样抱着,当时也没多想,现在想想当时我就那样天天在街道乱晃,估计路人也觉得这孩子闲的没事干了吧。

回家后,和母亲在讨论给它起个什么名字,我还记得当时我绞尽脑汁也才想出个悠悠的名字,现在也不记得为什么要叫个悠悠了,不过后来母亲觉得不好听,于是母亲就换了个名字,我也没啥想法,也就同意了。

自此以后,我开始了有它的生活。

每天我都抱着它,他也一直一直在睡觉,想想它竟然那么能睡,刚开始以为这只是小狗狗刚出生长身体的通性,之后我才真正发觉,它真的很能睡。

小东西还小,吃不了东西,母亲给它喝牛奶,小腿呲溜的奔向牛奶,那样子太可爱了。 它虽然不是纯种的什么什么犬,但我觉得全世界的所有狗狗都值得被爱,没有区别,我一直很难认同,为什么要用金钱来衡量狗狗的价值,我很讨厌,非常。 然而,我那是终究还是个孩子,要上学,没办法照顾它,所以理所应当母亲担负起照顾它的责任,母亲在建材街和小姨一起做生意,所以白天的时候母亲带它去门店,顺便照顾它。 我一直很后悔,后悔当初同意母亲的做法,刚开始母亲还是白天带它走,晚上骑自行车带它回家,可到后来,母亲因为事务繁忙,没有带它回家,而是留它孤单的在门店里,那时候它也还小,小东西孤零零的被留在门店里,晚上又黑又冷,我很后悔。

还记得第一次留它在门店的时候,我是和母亲都在的,我说过不想留它在这里,可是我没办法拗得过母亲,只能眼睁睁看门店的卷轴门被拉下来,我听到它在里面嚎叫,声音悲伤而凄惨,我又跟母亲说,母亲还是不同意。 小时候这小东西就爱叫,几个月大的时候还在家里住,我就把它放在我临床边的地地毯上,给小东西盖着被子,怕冷着,等母亲睡下,才小声的把它放到我的床上,让它钻到胳肢窝暖和的睡觉。 一直到后来,小东西都养成一种习惯,只要有人抱着,就钻到胳肢窝去。

到后来母亲因为懒得管它,就把它放到三舅家,小东西那时候也长大了,在三舅家他不能进屋,只能窝在大门边的纸箱子里,脖子还被套上绳子。

它认识路,知道如何去门店,所以三舅给它拴绳子,不让它跑。

那时的我又一次向母亲妥协,因为父亲那时不喜欢它在家里搞乱,小东西还没完全学会,还好后来它很乖,知道不可以在家里的地上乱撒尿,就因为撒尿的原因,它还被关过阳台。 就因为这些,母亲和父亲吵架,才把它送到三舅家里,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它,很是想念。 很幸运,后来因为三舅家里好像是要盖房子,没精力顾小狗,母亲才又把它带回家,又能和它在一起了,非常的开心。 从那开始,父亲也喜欢它了,它知道父亲不喜欢它,所以它很乖,很听父亲的话,假如我,母亲和父亲同时叫它,他可能会不理我们,但是如果单独我叫它,他不鸟我,因为它觉得我和它是一个地位的,次之是母亲,叫它他会过去,因为母亲平时都是给它喂吃饭,最高的是父亲,一叫立马奔过去,又是舔手又是蹭来蹭去,寻求抚摸。 这家伙,太趋炎附势了吧。

平日里,它也喜欢出去溜,喜欢坐车,把车窗摇下来,在风中眯着眼睛,看沿途风景,煞是有趣,这家伙看的还特别认真,在这边窗户看看,又跑到那边看看,一路上不停。 一直非常喜欢它的眼睛和耳朵,眼睛又圆又黑,大大的,呆呆的注视着你,一脸萌萌的样子,不懂你在干什么的时候,还会左右歪着头看着你,耳朵小时候是垂下来的,遮着,有时候听不见人叫它,长大后不知道为什么又立起来了,哦对了,还有段时间是一只耳朵立起来,一只垂下来,不懂为什么。 就这样,它是我们的家人,我们一起生活,一起玩,一起逗它,当然,大部分时间它都在睡,都在睡。

直到,那一天,2015年12月9日,星期五,大一生,我十九岁生日的第二天,我真的没有想到,很突然,很茫然,很……我开心的和同学坐地铁,刚进地铁,给母亲打电话,说我在等地铁,马上要到家了。

挂电话后,和同学一路上还开开心心的聊天,出站后,同学问我公交线路,我也不是很清楚就打电话问母亲,可是母亲没接,我打电话给父亲,父亲在电话中急躁的说它被车撞死了,我当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说不可能吧,父亲说真的,我反复确认,无意外的都是同一个答案,我恍惚的挂了电话,有恍惚的与同学说了几句就走向家的方向,我不知道它是在哪被撞的,我就那样走,那500米走的不是很快,我怕面对,脑袋一直在嗡嗡作响,没办法,真的没办法,我很害怕现实。 终于走到了,过马路后,我看到母亲在路边的草丛中,蹲着,轻轻的抚摸着它,可它,安静的躺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周身的草丛还有斑驳的几摊血迹,我走过去,毫无征兆的泪水满流,没办法停下来,嚎啕大哭的声音引来了路人的围观,母亲也在默默地流眼泪,试图唤醒它,还不停的说,它只是在睡觉,我哭着看到它双眼大睁,毫无生气,我还摸到它肚子,是热的,就跟母亲说,它身体还是热的,还没有死,可当我看到它被压断的腿,我瞬间感到了万分的悲伤,没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那时的心情,只记得心中一直被什么顶着,没有办法喘息,知道如今,那一幕还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现在的我仿佛就站在那时的场面跟前,以一种时光旁观者看着,静静的看着,心中虽然思绪万千,但我知道,无能为力是多么的可怕。 我的家庭并不富裕,但父母把能给都会满足我,一家人过得也还算平淡幸福,以前我上高中的时候,也有想过如果它离开我,我可能真的没办法释怀,那时的我,拼命制止这种想法,认为那一切还早,然而时光不等人,一晃,它离开我已经一年了,依旧很想念。

(关注读书感悟,就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