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文章繁简》原文及翻译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09 11:10 来源:本站

《文章繁简》原文及翻译

  文章繁简  作者:顾炎武  韩文公作《樊宗师墓铭》曰:维古于辞必己出,降而不能乃剽贼,后皆指前公相袭,从汉迄今用一律。

此极中今人之病。 若宗师之文,则惩时人之失而又失之者也。

作书须注,此自秦汉以前可耳;若今日作书而非注不可解,则是求简而得繁,两失之矣。 子曰:辞达而已矣。 辞主乎达,不论其繁与简也。 繁简之论兴,而文亡矣。 《史记》之繁处必胜于《汉书》之简处。 《新唐书》之简也,不简于事而简于文,其所以病也。

  时子因陈子而以告,陈子以时子之言告孟子,此不须重见而意已明。

  齐人有一妻一妾而处室者,其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后反。 其妻问所与饮食者,则尽富贵也,其妻告其妾曰: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后反。 问其与饮食者,尽富贵也,而未尝有显者来。 吾将瞷良人之所之也。 有馈生鱼于郑子产,子产使校人①畜之池。

校人烹之,反命曰:始舍之,圉圉②焉,少则洋洋③焉,悠然而逝。

子产曰:得其所哉,得其所哉!校人出,曰:孰谓子产智?予既烹而食之,曰: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此必须重叠而情事乃尽,此孟子文章之妙。 使入《新唐书》,于齐人则必曰:其妻疑而瞷之,于子产则必曰:校人出而笑之,两言而已矣。 是故辞主乎达,不主乎简。   刘器之曰:《新唐书》叙事好简略其辞,故其事多郁而不明,此作史之病也。 且文章岂有繁简邪?昔人之论谓如风行水上,自然成文;若不出于自然,而有意于繁简,则失之矣。

当日《进〈新唐书〉表》云:其事则增于前,其文则省于旧④。 《新唐书》所以不及古人者,其病正在此两句上。   注:①校人,管理池塘的小吏。

②圉圉,受困无力。 ③洋洋,欢乐。 ④前,旧,均指《旧唐书》  译文:  作《樊宗师墓铭》写道:古人写文章必定自己遣词造句,后来水平低写文章不能自己创作的人就去剽窃盗用他人的。

后人总是向前人公开抄袭搬用,从汉朝到现在都是这样。 这很准确地说中了现在文人的毛病。

至于宗师的文章,在劝诫制止当时人的过失时自己却也犯了过失。

写作文章必须作注写清一些必要的内容,这情况在秦汉以前还是做得很好的;至于现在的人写作文章却没有作注以致读者无法理解,这样的话是因求简而得繁,两方面都有失误。

说:言辞能够表达意思就可以了。 言辞,注重的在于表达意思,不必评说它是繁还是简。 (如果)对言辞繁简的评说兴盛了,好文章也就消失了。 《史记》中纷繁详细的描写必定胜过《汉书》简陋单薄的叙述。 《新唐书》的简,不是史事上简,而是行文上简,这就是它出现弊病的原因。   时子通过陈子把(齐王说的话)转告诉孟子,陈子也就把时子的话告诉了孟子。

(见《孟子公孙丑下》)这里不需要重新写出齐王的话,可是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齐国一个人,在家里有一妻一妾。 她们的丈夫出门,必定是喝足了酒、吃饱了肉之后才回家。 他妻子问与他一道吃喝的是什么人,他说都是富裕高贵的人。 他妻子告诉他的妾说:丈夫出门,总是酒足饭饱后回来;问和他一道吃喝的人,他说全都是富裕高贵的人,但不曾有显达的人来我们家,我打算悄悄地查看他到什么地方去。 从前有人送活鱼给郑国的子产,子产派管理池塘的人把鱼养在池塘里。 管池塘的人却把鱼烹煮了,回来向子产汇报说:刚放它时,死气沉沉的,过了一会,就欢乐起来,悠然地游往水深处而消逝了。

子产说:它得到了它应该去的地方,它得到了它应该去的地方。 管池塘的人出来后,对人说:谁说子产很聪明?我已经把鱼煮熟吃了,可他还说:它得到了它应该去的地方,它得到了它应该去的地方!  这里必须把话重复才能把人的情态和事的细节完全地表现出来,这正是孟子文章的妙处所在。 假使(把《孟子》的故事)写进(文字俭省的)《新唐书》,对齐人这个故事,必定(概括地)写成他的妻子怀疑他,就悄悄地查看他;对子产这个故事,必定(概括地)写成小吏退出后嘲笑子产。

(只概括成)两句话罢了(言:话)。 所以,言辞注重的在于表达清楚意思,注重的不在于简洁。   刘器之说:《新唐书》叙述事情喜好言辞简略,所以它叙述的事情大多晦涩不明晰,这是写作史书的弊病。

况且写作文章,哪里存在刻意去追求繁复或简洁的做法呢?古人在论述这个问题时,认为写文章,就如同风从水面上吹过,自然而然地形成波纹;如果不是自然地形成,而是有意地追求繁复或简洁,那么就会出现弊病了。

当时(曾公亮)《进〈新唐书〉表》说:《新唐书》所叙的事情比起《旧唐书》有所增加,而它的文字却比《旧唐书》简略。 《新唐书》比不上古人史书的原因,它的病根正在这两句话上。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