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压垮戊戌变法的“最后一根稻草”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6-11 10:11 来源:本站

压垮戊戌变法的“最后一根稻草”

提要:1898年9月21日(农历八月初六),慈禧太后发动政变,再次训政,戊戌变法失败。

从前,人们大多以为政变是因袁世凯告密而起,但后经考证,原来竟和袁世凯没有关系。 那么,到底是什么最终让慈禧下了政变的决心呢?光绪帝的密旨1898年农历八月初三晚上,谭嗣同在康有为等人的嘱托下,到北京东城报房胡同的法华寺,面见袁世凯,请袁杀荣禄,并派兵入京,一部围颐和园,一部入宫。

袁世凯对此只是虚词应对,并没有给予直接、肯定的回答。

因为他心里清楚:“北洋军有四五万人,本军出兵至多不过六千,如何能办此事?”更严重的是“本军粮械子弹,均在天津营内,存者极少”,起兵勤王根本没有胜算。 但谭嗣同言之凿凿,说是奉了光绪密旨,袁世凯觉得难以置信,但也不敢完全不信。

因此,在初五日面圣请训时,他才会对光绪帝隐晦地说:“至新进诸臣,固不乏明达猛勇之士,但阅历太浅,办事不能慎密,倘有疏误,累及皇上,关系极重,总求十分留意,天下幸甚。 ”后来光绪帝的密旨面世,他是让维新派想办法,既能推动变法,又别让慈禧太不高兴,根本没有要求起兵勤王的意思。 杨崇伊的折子就在谭嗣同夜访袁世凯的同时,慈禧在颐和园看到了御史杨崇伊通过庆亲王奕劻呈上的《吁恳皇太后即日训政折》。

折中罗织罪名,特别提到来华观光的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很可能会留京参政的传闻,这引起了慈禧的高度关注。 此时帝后政治关系已相当紧张了。

维新变法后期,京师闲散衙门被裁撤了十余处,以致失职失业者将及万人;七月十九日,光绪帝又因礼部阻挠主事王照上书,盛怒之下,将怀塔布、许应骙等礼部六位堂官“即行革职”,士林惊恐,抵触情绪陡增。

因此,在七月二十九日袁世凯应诏到达北京之前,以推动慈禧太后出来“训政”为形式的政变,已经进入了秘密策划阶段。

核心人物是直隶总督荣禄和庆亲王奕劻,以及怀塔布、立山等亲贵大臣,而真正出面奔走联络、打头阵的则是一些言官,其中坚人物就是御史杨崇伊。 读过杨崇伊的折子,考虑到光绪帝初五日将在西苑召见伊藤博文,慈禧担心光绪一时兴起作出难以挽回的决定,遂当即下令:“本月初四日皇太后回西苑,初六日还颐和园”。 西苑就是今天的北海、中南海一带,那时是毗邻紫禁城西侧的皇家园林,也是皇帝召见王公大臣和接见外宾的地方。 慈禧决定初六日返回颐和园,也说明她此次回銮的目的并非针对光绪,因为光绪预定初十日才会去颐和园。 慈禧一路上休息了两次,换了两次船、三次轿,还到万寿寺去烧了香,连歇带逛,完全没有赶回紫禁城发动“政变”的样子。 八月初四日下午,慈禧抵达西苑,京中一切平静。 杨深秀的折子初五日早朝,光绪帝首先接到了御史杨深秀的奏折,建议他引进人才,比如聘请英国牧师李提摩太、东瀛名相伊藤博文为顾问官;奏折还提出要与英、美、日三国“合邦”,也就是建立四国同盟(或联邦)。 这篇奏折是康有为起草的,维新派精确计算了时间,特意赶在中午伊藤面圣之前将奏折交到了光绪帝手里。 光绪帝对该折仅下旨“存”,并于当日呈送慈禧太后。 杨深秀此折,坐实了杨崇伊“伊藤果用,则祖宗所传天下,不啻(如同)拱手让人”的警告。

慈禧阅后,终于下决心临朝训政,并改为初十日与光绪帝同返颐和园,也就是说,光绪帝不再有单独执政的机会了。 这份奏折,堪称压垮戊戌变法的最后一根稻草。 袁世凯事后告密慈禧于初六日早朝开始第三次训政。 御史宋伯鲁不明就里,按维新派的预定计划呈上康有为起草的另一份奏折,更明确地要求四国“合邦”,共管“兵政、税则及一切外交等事”,并提出以李鸿章、康有为、李提摩太、伊藤博文四人来共同商议此事。

慈禧大怒,当即将其革职,永不叙用。

慈禧当日即直接下令给步军统领衙门,缉拿康有为、康广仁,罪名是“结党营私,莠言乱政”,史称“戊戌政变”。 很明显,慈禧发动政变并非因为袁世凯告密,否则,游说袁世凯起兵造反的谭嗣同不可能不在缉拿之列;而且,两康所涉罪名也较轻,完全不像后来处斩六君子时的定性:“心存叵测,广结党羽,大逆不道,罪不容诛。

”袁世凯初五日早朝面圣请训之后,乘坐11点40分的火车出京,于下午3点到天津,立即去拜见荣禄,但心存犹豫,依然没有告密。 次日上午,政变已经发动,荣禄过府来看袁世凯,袁世凯这才将谭嗣同怂恿他起兵的事说了出来。 由于袁世凯的告密,慈禧才知道了兵变围园的密谋,遂于初九日下旨:“张荫桓、徐致靖、杨深秀、杨锐、林旭、谭嗣同、刘光第,均著先行革职,交步军统领衙门拿解刑部审讯。

”1898年农历八月十三日,戊戌六君子被处决。

他们的罪状中,有“包藏祸心,潜图不轨,前日竟有纠约乱党,谋围颐和园,劫制皇太后及朕躬之事”,这当然要归咎于袁世凯了。

(《人民政协报》马长虹)。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