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守望家园(长篇连续)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6-14 16:14 来源:本站

守望家园(长篇连续)

  放学后,猫和鱼,六一节的裙子,连环画书  放学以后,我到处溜达。

  我不壮实但很健康,天生的不安分,所以由着自己的精力体力在放学的路上自由行动,有一天放学的路上,发现许多人围着一条水渠,而且围了个密不可透,从人缝里钻进去,见水渠里飘着许多翻了白肚子的鱼儿,个儿大小不一,听旁边人说是兵团的水库开闸,不小心鱼儿就跑出来了。

  我把绣着和平鸽图案的紫色书包清理个一干二净,做了装满小鱼的兜兜。   有三条活鱼正张着嘴喘粗气,很可怜的样子,我就用小茶缸装满水,放它们进去。   到了家我自豪的对妈妈说,今天有鱼儿吃了!  妈妈用一个花搪瓷盆接过茶缸里的三条鱼儿,它们得以重生,游的真欢。   妈妈问我,你的书和本呢?  我扔在水渠边啦。

  小学一、二年级每学期母亲都要给我重新买课本,不是撕了叠纸玩了就是用蜡笔改书里的插图,一个学期下来没有完整的课本。

有一天语文课老师让全班齐读小猫钓鱼那篇课文,读到后面我张不开嘴了,没啥可读了,后面的书页都被我撕了。   也许孩子多母亲顾不过来,小学生的我,课后时间自由自由着我的性子玩儿。

我常常穿大街走小巷看够玩够才回家。   我常去的地方一个是一个叫西河坝的杂技滩,演员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把一捧碎纸条放在碗里,倒入开水,捞出来的是软溜溜的粉条,我还尝了一根,是真的;还有耍猴的围子,更好玩儿,那河南老汉头戴一顶破草帽,和身穿红色套衫的小猴头顶的小草帽一样滑稽,当当当的锣声震耳欲聋,小猴在围子里一会儿站立一会儿跑圈,两只滴溜溜的圆眼睛仿佛会说话,它还随着老汉的鞭子打筋斗,作怪样儿,我觉得它可爱也可怜,总怕老汉的鞭子落在它身上,它总是乖巧伶俐的完成各种动作,引得人们纷纷往老汉的铜锣里扔零碎钱,很长的日子我总惦记着那只可爱的小猴子,但是在经历一段特殊的日子后我再也不愿意看耍猴子的场面,此话留待后续。

  妈妈给我不单是自由自在的玩耍时间空间,还给我自由思考的空间,我刚满六岁就闹着上学,那时规定七岁才可以。 我就这么幸运,数数好,还背了姥爷教的一首王之涣写的唐诗,在那个岁月可是凤毛麟角啊。

  还没有正式的学名。

小名是外祖父起的,九月出生有个菊字儿,老二七月的生日,右厢房的刘老师说上学得起大名儿,你叫华或者萍都行,我要了萍。   她是个湖南人,肤色白皙乌发如云,留下湘西人浓浓痕迹的是她的毛线活儿。

常常带着一只腿已经瘸了的女儿在门前拆毛线,那时,院里母亲和许多北方出生的阿姨都不会毛线活儿,刘老师成了技术顾问,但总不见她的丈夫,有人说是右派,送到很远的南疆戈壁滩劳动改造去了。 刘老师话语本来不多,从来不提这个话题。

只有在阳光灿烂的日子,才能见到母女两在门前拆了毛衣织毛衣。   六一儿童节快到了,家家的妈妈都忙活起来,仿佛比赛谁的孩子在节日里最美丽。   这个日子我也兴奋,可以跟妈妈逛街买花布了。   妈妈总问我喜欢哪块花布,而最终证实了总是她有眼光。

  住在正房左侧的刘群总噘嘴嫌她妈太笨,挑的布料又土又难看,她妈找到我妈,说就买和我一样的,淡我不愿她的跟我一样,最终协议是花型可以一致,颜色各选各的,但妈妈劝我先紧着她妈选。   六一那天,我穿件浅月白带碎花的香蕉领衬衣,淡淡玫瑰色的背带裙,因为肤色随了父亲的白皙,那天我是全院最美的女孩儿。

  刘裙还是噘嘴不高兴,一样的花形儿,她妈选了深绿的裙子配紫红的衬衣,她妈拉我去她家吃地道的陕西凉皮,我说阿姨的陕西老家饭真好吃。   妈妈说刘裙若跟我一样白肤色,也许那身衣服也好看。   我不再为自己的鼻子不如莲莲的挺,眼睛不如雨浓的大而抱怨。 我记住妈妈的话“一白遮百丑”,再说我并不丑呀。   我的三条鱼儿忽然不见了,每天放学我都先去看它们在搪瓷盆里怎么游泳戏水,这天我发现少了一只,难道跳出盆外了,上下仔细找,没有,再看,最胖的那条有鱼鳞掉了还在流血,最小的那条没头没脑只转圈儿。   老花猫蹲在大床的被垛上正用爪子擦嘴,原来是你这个馋嘴猫。 我边哭边去追赶它,老花猫呼的一声从缺了角的玻璃窗洞窜出去了。

  老花猫是前任邻居留下的,母亲喜欢小动物,所以老花猫仍旧留在老屋,有一段日子它出出进进很忙活。

结果一个早晨我发现被子里多了几只软软的小猫,原来老花猫悄悄作妈妈了,怕孩子冷,半夜从我家的三角屋搬了家,一只只衔着它们找到更温暖的地方。   母亲用湿毛巾一只一只擦小猫的眼睛扶它们站起来,小家伙腿软软的直打晃儿,老花猫受到一顿丰盛的犒劳。

我跑到大门口的家里用来装杂物的三角屋看看还有没有留下小猫。 三角屋有我存放的碎瓷片,石子儿,小人书,旧杂志里夹着的干花干叶儿,我喜欢的东西母亲是不丢弃的。

  三角屋的牛皮箱上,有一只大柳条筐,里面有母亲用旧棉花垫的猫窝,软软呼呼,我说老花猫要求太高,母亲说谁的孩子谁疼,猫也一样。

小猫长大了,我和母亲嘱咐前来要猫的人要精心喂养,我真不忍心看它们分开,母亲也一样,可是老花猫只管一窝一窝的生,后来老的走不动了,出入没规律,可是那个没玻璃的窗户洞始终没堵,即使在发生一次醉汉夜半敲门的事情后。

  每逢星期日,五号院的人喜欢聚在一起听戏匣子,也就是留声机,小车司机李师傅广东人,喜欢轻音乐,不知攒了多少唱片,在当院的一棵老榆树下摆开场子。

竹椅、木凳、躺椅随意摆开。

柳树哥哥是李师傅的长子,高条个儿白皙清瘦在民航工作,他热情招呼叔叔阿姨落座,端茶递烟。

  五号大院36户人家天南海北哪儿的都有。 父亲供职的新疆自治区贸易公司1953年组建之初,从全国各地抽调大批干部支援边疆,还到内地院校招收了不少的大中专毕业生。   左厢房的陈叔叔一家是安徽人,叔叔喜欢黄梅戏天仙配。 他的大儿子名大丑,小小年级就戴一副高度近视镜,更显的小眼睛细眯成一条缝了,大丑与我同校不同班。

星期天的日子,陈叔叔总带我和大丑逛书店。

叔叔买书给我们,我要了小猴子学种桃,大丑要了龟兔赛跑。

我喜欢极了,那些花花绿绿的图书。

  父亲给我长期的订阅小朋友杂志。

  小猴子学种桃讲的是一只顽皮的小猴子,头一年把种桃儿连核儿吞下,第二年贪玩不给桃苗儿浇水,在妈妈的教育下辛勤劳动,终于大获丰收的故事,看到小猴子伤心时我也跟着流泪,那一幅幅浅桃红的花儿桃儿深深印在心底。

还有小朋友杂志里的一副秋天大合唱,生动传神,简直画到孩子的心里了,荷叶上坐着打鼓的青蛙,绿叶里是弹琴的螳螂,花丛中有跳舞的蝴蝶,一道鲜明灿烂的七彩虹横挂碧蓝的秋空,一幅普通的插图几十年长在心里抹不去。 那种无法言表的美丽体验和愉悦。   没有任何一种色彩能替代孩子眼睛里的美丽色彩。 父亲母亲给我买了许多连环画书,我记忆很深的一本是兰花碗,故事讲了一个贫穷的孤儿在地里给地主干活,又饿又累。 半夜做了一个梦一个白胡子老爷爷送给他一个兰花碗,还告诉他秘诀,从此孤儿就有了饭吃,只要他对着碗说黄米稀饭香又香,谢谢你的好心肠。

碗里利马就飘出香气,荡漾汤粥,于是他给所有的穷人变出无数碗稀饭,被地主知道还夺走兰花碗,但是地主用偷听来的秘诀变出稀饭,却不知道收回的秘诀,米粥成了滔滔大河地主被冲走,孩子收回碗,与村民过着快乐的生活。

  还有一本是讲一个贪心的地主拥有许多金银财宝,一个穷人拥有许多收获的南瓜,大水淹没村庄,地主在屋顶上守着财宝活活饿死可是那个穷人靠吃南瓜得救了。   一个孩子的善良本性被启蒙被光大,因为我的父亲母亲是世界上最最善良的人,他们怀有一颗与生具来的怜悯同情心。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