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第六百三十一章 松露的叛逆期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11 11:40 来源:本站

第六百三十一章 松露的叛逆期口袋之数据大师最新章节

艾茵多奥克,医院,104病房。

洁白的病房中,殿穿着满是消毒水味道的白色病号服,和同样模拟出了一套同款病号服的梦妖正在看电视。

他自己在医院躺了十几天了,至于巡游事件先由赶到的杰克接手。 此刻,四周寂静无声,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前往艾茵多奥克之外,开始重建森林。

具体的情况他也不知道,因为科拿天王大人出门前很贴心的说了一句。

如果殿赶踏出医院的大门,保证给他订做一副冰棺,还是滑盖的。 殿和梦妖一同看着电视,上面播放的是一部很微妙的电视剧。 前三十多集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女主人公凉子酱发现自己喜欢的山崎君不仅是同性恋者还拥有双重人格并且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 后三十集则是:凉子酱悲痛欲绝之下,便跳进了因台风过后而长满水的河,最终被青年才俊的医生山木及时救起,于是她理所当然的移情别恋,但又发现山木竟然是自己同父异母哥哥山崎的暗恋对象。 而殿和梦妖看到现在的剧情是:凉子酱偶然在图书馆遇到了一名带着女儿玲子的单亲妈妈琴子,而琴子和玲子居然都是同性恋者并且都喜欢上了凉子。 经历了很多莫名其妙又复杂的事件之后,凉子最终决定跟这对母女组建家庭生活居住在百合花园,大好青年山木也被山崎推倒,从而一起居住在湾仔码头。 殿看得世界观崩塌,人生观狗带,价值观击穿,他看着似乎尾声的电视剧道:“这,应该大结局了吧?”“梦……”梦妖也是两眼发直,感觉,哪怕是鸣和的脑洞都想不出这样的剧情。 然而电视剧最后的“未完待续”让他们知道,这部剧凭什么能够独占鳌头。

人家凭的就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 殿抬手,将电视机合上,感觉前段时间刷的一部训练家与神奇宝贝火狐狸的纯纯之恋也就那么回事了。

起码那部编剧的三观还没有经过异变,写出训练家出轨迷唇姐,火狐狸为报复跟别人私奔的剧情。 “我发现我已经有些不忍直视电视机了。 ”殿揉着梦妖的粉丝发梢,感觉最近的电视剧冲击力太强,何止是少儿不宜,简直是30禁。

他想着便躺倒在床上,冰精灵已经去追踪凛雪她们的踪迹,再加上杰克,恐怕很快便能搜查到这几人被白色耿鬼传送到了哪里。 而班吉拉则在研究所层层监控下吞噬着固拉多身躯崩解后遗留下来的力量结晶。 至于剩余的结晶粉末短时间内全部融进了大地之中。 芳缘天王波妮虽然是冰系天王,但没想到居然是个急性子,解决完事后便二话不说返身回往芳缘地区。

而这段时间,想必鸣和她们也没有危险才是,如果有的话,玛纳霏早就忍不住用意识转移提醒他。

就在殿思量的时候,门口出现了一名穿着医生服饰,天然卷发的女医生。

他瞥了一眼,不怎么想搭理对方,因为他对于其最大的印象不是医术精湛,而是……“你要死患者,例行检查,脱了。 ”女医生笑眯眯的拨了拨卷发,“不用害羞。

”殿暗骂一声,谁给他安排的104号房,他面无表情的道:“医生,这种过时的梗不要拿出来秀了,太低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女医生笑容不变,走进之后细致的检查了一遍后,“你如果哪里不舒服的话。

”殿客气的打掉对方的手,“不用医生费心。 ”“不不,我意思是,你如果哪里不舒服直接写遗书就好,这样也比较体面。 ”女医生起身,将圆珠笔卡在胸前的小兜里,然后随意的说道:“门口有一名小luoli准备探视你,我准了。 ”她说着转身走到门口,又回首阳光灿烂的摆了摆手,“放心办事,我报警电话都准备好了。 ”殿终于忍无可忍,这不是他不尊重医生,而是这位简直无时无刻不再放毒,“医生,需要去趟精神科么?听说阿罗拉地区还保留着额前叶切除手术,不如我介绍你去,打八折。

”结果,女医生立刻梨花带雨,像是少女一般双手抱胸,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殿,然后啜泣着低头,“鹰月先生好过分,我明明是怕你待着太无聊所以才过来丰富你的生活的。 ”其说着捂着脸便跑了出去……殿深吸了口气,世界这么大,医生这么多,为什么偏偏让他遇到这样一位主治医师。 他没有哀叹多久,因为门口出现了一位打扮的极为可爱的小luoli。

其穿着订制的黑色洋装,扎着丸子头,正刻意的斜着脸,正是真菰的妹妹松露。 殿立刻起身,“松露,你姐姐呢?”松露先是面色一喜,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傲娇的撇开头,“嗯哼,你没死真是太不幸了。 ”其棒读道:“我和姐姐听到你的消息后,开心极了,所以坐飞机赶紧……慢吞吞的飞了过来。

”梦妖终于从让幽灵都震惊的电视剧中回过神,她开心的对着松露叫了一声。 而松露同样开心的正准备扑过来,便又抑制住,“神萌我一点都不期盼见到梦梦。 ”她费力组织着词汇,“神萌光明正大的从姐姐身边跑……慢走了上来。

”殿和梦妖对视了一眼,这位在玩哪一出?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松露,你这是?”松露得意洋洋的挺胸抬头,“姐姐不让我来,那我就一定要来,姐姐现在不让我做什么,我就偏要做什么。 ”殿总算明白了,这位又在照例的跟真菰闹别扭。

这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用管,一会儿她就玩腻了,“真菰呢?”“慢吞吞的上来。 ”松露指了指门外,然后又眨了眨眼睛,补了一句,“先说明白哦,神萌才不是怕你骑,我……”怕你骑我?!殿闻言面色呆住了,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跟门口的真菰四目相对,尤其是其身后的那名女医生正赞赏的看着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