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这事不能怂!司礼监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12 18:22 来源:本站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这事不能怂!司礼监最新章节

良臣等他爹出来时,姓张的衙役见没什么事,和牢头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

手续都办完了,牢头便让良臣留在外面等,自己拿了一叠文书往刑房交对。

门口有长凳,是供接人坐的。 良臣没坐,站在那里不断朝牢里张望,有点埋怨狱卒手脚太慢,不快点把人带出来。 又时而担心爹和大哥是不是在牢里“吃教训”,被人家欺负了。

良臣不是愣头青,牢里的黑暗,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现在就盼爹和大哥是老实人,进去后没有招惹到那些狱霸,要不然,良臣挺担心自己见到的会不会是个伤痕累累的老爹。 后世还好些,这会,可不讲究什么犯人权利。 爹和大哥真要叫人收拾了,也不是件奇怪的事。

就这么提心吊胆等了半柱香时间,良臣终是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见到一个狱卒拖着老爹出来。 “爹!”良臣惊喜交加,赶紧上前扶住他爹。 “良臣,你回来了?”魏进德见来保他的竟是小儿子,愣了一下也是喜出望外。

“我昨天回来的,听张嫂说爹和大哥被抓来县里,这不起早就过来保你们了。

可他们只让我保爹,不让保大哥,说大哥惹了县尊,要多关几天…”良臣一边和爹说保人的事,一边向那提人的狱卒道谢。

狱卒摆了摆手,拿着钥匙去了公房。

“爹,我见着二叔了,二叔现在小爷东宫当差呢…”良臣扶着他爹出了院子,准备将二叔的事简单说下。 回来的路上,关于二叔的事情,良臣早就想好怎么说了。 可刚说两句,他爹却打断了他,“你二叔的事回去再说,你身上可带了钱?”“有。 ”良臣松开手,从怀中摸了一把碎银子和几个铜板递给他爹,不解道:“爹,要钱干什么?”魏进德没接银子,而是让良臣现在就去外面买点酒菜过来。 “做什么?”良臣愣在那里,就算接风也得回家啊,哪能在这里。 魏进德一脸担心的朝牢房一指,低声对良臣道:“你大哥一个人在里面,我不放心,送点酒菜进去,里面的人就不会再打你大哥了。

”“噢。

”良臣听后没有多想,牢房这里是可以送酒菜进去,不但酒菜可以进,衣物啊,生活用品的都能递进去。 前提是给狱卒一点钱。 当然,凶器什么的是不能带进去的。 老爹的想法也是正常,牢里肯定狱霸之类的生物存在,这些人在里面闲得没事,专门欺负“新人”和老实人,如此才能弄些额外油水。 这就跟兵营里老兵欺新兵一样,手段上或许不同,但本质上差不多。

“那爹你在这等着,我就这去买。 ”良臣当然希望大哥能在里面过得好些,不被人家欺负,当下就要去买酒菜,然而走了两步却觉不对,回身问他爹:“我大哥是不是叫人家打了?”“没,没。 ”魏进德知道小儿子脾气,怕他乱来,忙岔开,“你别多问了,赶紧去买。

”“不对。

”良臣没动,因为他刚才听的明白,他爹说只要送了酒菜进去,里面的人不会再打他大哥。

这个“再”字说明,他大哥在里面叫人家揍过了。 “爹,我大哥是不是叫人家打了!”良臣不能不关心这事,虽然他不属于这具身体,但打断骨头连着筋,不管是老爹还是大哥,都是他的至亲之人。 至亲之人叫人欺负了,他魏良臣哪怕不是什么小千岁,哪怕是一个秀才都没底气考上的草包,也得替他的亲人讨回公道。

“没有,你别多想,赶紧去吧。 ”魏进德哪敢告诉小儿子真相,连连挥手催促良臣快去买。

因为动作有点大,牵动后背的伤势,顿时眉头皱了一下,面上有些痛苦难耐。

“爹,你怎么了?”良臣可是一直盯着他爹看,哪怕他爹硬撑着,他也看他爹身上有伤。 他抢上前去,一手扶住他爹,一手掀起他背上衣服,一看,一股怒火顿时止不住的上来。

老爹的后背,满是淤青。

“是谁打的?!”良臣眼睛瞪得滚圆,什么事他都能怂,自家老爹被人打,他不能怂。

怒气冲冲的就要冲进院子里去质问那些狱卒。

“回来!…我不碍事,这伤是我自己摔的,你找人家干什么?”魏进德吓坏了,一把拉住小儿子,怎么也不让他进去。 “爹,你不说我也知道,这事我跟他们没完!”良臣可不信他爹的伤真是自己摔的,可他爹拽住他,他冲不去,只好在牢房外面大声喊起来。 “喊什么!”几个狱卒被惊动,从里面走了出来。 良臣指着他爹的伤势问这些狱卒究竟怎么回事,是谁干的。

可狱卒却根本不理会他,冷笑一声,拍拍屁股走了。

“你们!…总有说理的地!”良臣怒不可遏,扶着他爹就往县衙六房那去。

他就不信了,他爹又不是犯人,就算惹了你官府,进来关上两天,总不至于把人打成这样吧。

魏进德是个怕事的人,有什么委屈都是自己吞肚子里的人,加上又吃了这遭苦头,哪敢去讨自己的公道。 可小儿子硬要去,他拦不住,又不放心他一个人,只得硬着头皮和他去。

到了六房那里,良臣直奔刑房,大老远的就叫刑房的人出来给个公道。 动静大了,六房的人都被惊动,一个个从屋里出来,好奇的看着魏家这父子俩。 刑房赵书吏也被惊动,端着茶壶走了出来,看到是魏良臣在那喊,不由不悦道:“魏良臣,你不带你爹回家,在这吵什么吵?”良臣愤愤不平的拉着他爹走到赵书吏面前,指着他爹后背道:“我爹叫人打了,这背上全是伤!”“有这事?”赵书吏“讶”了一声,将茶壶递给边上的人,掀起魏进德的衣服,看了一眼,也是心惊,却道:“皮外伤,不打紧,回家养两天就行。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良臣更是火大,忍不住冲着性子对赵书吏道:“你说的轻巧,我爹多大的人了,能经得住这般打!…我把你打成这样,你回家养两天,行不行?”。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