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早发焉耆怀终南别业》翻译赏析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16 07:42 来源:本站

《早发焉耆怀终南别业》翻译赏析

【古籍】  《早发焉耆怀终南别业》作者为唐朝诗人岑参。 其古诗全文如下:  晓笛引乡泪,秋冰鸣马蹄。   一身虏云外,万里胡天西。

  终日见征战,连年闻鼓鼙。   故山在何处,昨日梦清溪。   【前言】  《早发焉耆怀终南别业》是唐代诗人岑参创作的一首五言律诗。

这首五律是诗人塞外旅途中的怀乡之作,它以苍凉的格调,倾诉了自己对家乡的怀念,这也反映了戍边将士对长期征战的厌倦及对和平安定的眷恋。

全诗从“早发”落笔,层层写来,宛转赴题,情景交融,层次井然,感情深沉。   【注释】  ⑴焉耆:指焉耆都护府,为安西四镇所辖都护府之一,在今新疆焉耆回族自治县西南。

终南别业:指岑参在长安东南终南山所居住的高冠别业。 别业,即别墅。

  ⑵晓笛:清晨羌笛吹奏之声。   ⑶秋冰:胡塞属高寒地带,入冬早,故虽秋日业已结冰。

  ⑷虏:对西北边地的蔑称。   ⑸鼓鼙:战鼓,这里指征战之事。

鼙,鼓的一种。

  ⑹故山:指岑参隐居的终南山。

  ⑺清溪:指终南山的小溪流。   【翻译】  破晓的笛声催下我思乡的泪滴,秋日的冰水响过了奔驰的马蹄,我孤单一人置身于西北的塞外,几万里途程我处在遥远的天西。 终日里只见边塞上不断的征战,连年来只听军队中战鼓的敲击;亲爱的家乡你如今究竟在何处?昨日的梦中我又回故乡的清溪。   【赏析】  这首五律是诗人塞外旅途中的怀乡之作,它以苍凉的格调,倾诉了自己对家乡的眷恋。

  那是一个边地的拂晓,深秋的塞外,天气寒凉,诗人又跨上战马,踏着秋日的冰水出发了。

晨风送来瑚婉的笛声,这笛声不由引起诗人对故乡的怀念,两行热泪滚滚流下。 诗歌就从这里开头。

“晓笛”,“秋冰”,“马蹄”,交织成一幅单纯而又有声有色、有动有静的塞外秋晓行旅图,点示出“早发”之意。 而这种苍凉的意境中,透露出独处异地的乡思,这便是首句的“乡泪”,从而暗示出“怀”字。 “怀”,被渲染异地风情的“晚笛”所引发,所烘托,是统摄作者眼前这幅画面的中心,也是贯穿全诗的线索。   以下六句便集中写“怀”。

“一身虏云外,万里胡天西”,这一联写边塞的遥远和自己的形单影只。

“一身”与“万里”互相对照,突出了独处塞外的孤零。

“虏云”和“胡天”说的都是塞外,而用两句反复来写,就突出了异地的感觉。

“虏云”而言“外”,“胡天”而言“西”,就都强调了边塞的遥远,归家的不易,也就暗示出“怀”的原因。 这两句与《安西客馆中思长安》里的诗句“绝域地欲尽,孤城天遂穷”都表达了一种独处异地的愁思。   “终日见征战,连年闻鼓鼙”,上句从所见,下句从所闻写边塞上单调而又连续不断的征战生活。 当诗人置身于这种生活之中的时候,他就发现,这种生活与作者自己原来的想象有一定的距离,并不是那样浪漫的。 马上颠簸,飘忽无定,乡路迢迢,归家无期,诗人是不可能不时而生出对故乡的怀念和对征战生活的厌倦情绪的。

从某一方面说,这也反映了戍边将士对长期征战的厌倦及对和平安定的眷恋。

  诗的最后两句写思念故乡,形之梦寐。 “故山”点出“怀”的对象,“今”承上文眼前景,“何在”启下句故乡景,用一问退出一“梦”,突出表现了对家乡之不能不时时萦怀。

并且,“昨日梦”和今“晓笛”相呼应,反映了诗人之所以闻笛而落泪,并不是凭空的,而是以他对故乡的深沉思念为基础的。 写到这里,“早发焉耆怀终南别业”这个题目所点示的几层意思,尤其是贯穿全诗的“怀”字,就表现得十分完满而又含蓄了。

  全诗从“早发”落笔,层层写来,宛转赴题,情景交融,层次井然,感情十分深沉。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