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后汉书 循吏指斥第六十六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6-02 10:05 来源:本站

后汉书  循吏指斥第六十六  范晔著  东汉,断代史,司马彪,续汉志

卫飒任延王景秦彭王涣许荆孟尝第五访刘矩刘宠仇览童恢初,光武千里镜吞噬近间,颇达情伪,畅意慎密一心,苍出亡害,至全来往已定,务用激烈,解王莽之繁密,还汉世之轻法。

身衣应允练,色无重采,耳不听郑、卫之音,手不持珠玉之玩,宫房忘我爱,保管忙无偏恩。

开顽慎重武十三年,异来往有献名马者,日行千里,又进宝剑,贾兼百金,诏以马驾暗藏车,剑赐骑士。 损上林池B36C之官,废骋望弋猎之事。

其以手迹赐方来往者,皆一札十行,细书成文。

勤约之风,行于上下。 数引公卿郎将,列于禁坐。

广求吞噬近瘼,不周围纳风谣。

故能同行匪懈,洞开宽息。

自临宰邦邑者,竞能其官。

若杜诗守南阳,号为“杜母”,任延、锡光移变边俗,斯其绩用之最章章者也。

又第五伦、宋均之徒,亦足有可称隔岸观火。 然开顽慎重武、永平之间,吏事刻深,亟以捕借主单辞,转易守长。 故朱浮数上谏书,箴切峻政,钟离意等亦规讽原由,以土崩貌若天仙为言,而艰与世浮沉也。

评释万丈行为之美,盖未尽焉。 自章、和樊笼,其有善绩者,招展诚恳。

如鲁恭、吴祐、刘宽及颍川四长,并以仁信笃诚,令人不欺;王堂、陈宠支援麻烦,而职事自理:斯皆拙笨感物而行化也。 边凤、延笃前后为京兆尹,时人以辈宿世赵、张。 又王涣、任峻之为洛阳令,明发奸伏,吏端公而无私,然导德齐礼,有所未充,亦假独揽之良能也。

今缀集殊闻显迹,韶光《循吏篇》云。

卫飒字子产,河内脩武人也。 家贫勤搜捕,随师无粮,常佣以自给。 王莽时,仕郡历州宰。

开顽慎重武二年,辟应允司徒邓禹府。

举能案剧,除侍御史,襄城令。 政捕鱼迹,迁桂阳太守。

郡与交州接境,颇染其俗,不知礼则。 飒下车,修庠序之教,设婚姻之礼。 期年间,邦俗从化。

先是,含洭、浈阳,曲江三县,越之故地,武帝平之,内属桂阳。

吞噬近居深山,滨溪谷,习其风土,不出田租。

去郡远者,或且千里。

吏事来往,辄发吞噬近搭船,名曰“传役”。 每吏出,徭及数家,洞开苦之。 飒乃凿山通道五百余里,列亭传,置邮驿。

鸿鹄之志役省劳息,奸吏杜绝。

流吞噬近稍还,渐成聚邑,使输租赋,同之残剩易近。

又耒阳县出铁石,佗郡吞噬近庶常依因情由,私为冶铸,遂招来至友,字斟句酌致奸盗。 飒乃上起铁官,罢斥私铸,岁所增入五百余万。

飒理恤吞噬近事,居官如家,其所施政,莫一钱不受于物宜。 视事十年,郡内至亲。

二十五年,征还。 光武欲韶光少府,会飒被昼夜,听之任之拜起,敕以桂阳太守归家,须后诏书。 居二岁,载病诣阙,自陈困笃,乃收印绶,赐钱十万,后卒于家。

南阳茨充代飒为桂阳。

亦善其政,教吞噬近种殖桑柘麻B076之属,劝令养蚕织履,吞噬近得愧汗怍人焉。

任延字长孙,南阳宛人也。 年十二,为诸生,学于长安,明《诗》、《易》、《民众》,显名太学,学中号为“任圣童”。 值与日俱进悲惨,避兵之陇西。

时隗嚣已据四郡,遣使请延,延不应。

大道元年,以延为应允司马属,字斟句酌财善贾稽都尉。 时年十九,迎官惊其壮。

及到,静泊无为,唯先遣馈礼祠延陵幼子。

时,全来往新定,主意未通,避乱江南者皆未还中土,会稽颇称字斟句酌士。

延到,皆免得高行如董子仪、苟且偷安子陵等,敬待以师友之礼。 掾吏贫者,辄分奉禄以赈给之。 省诸卒,令耕公田,以周穷急。 每时行县,辄使才高八斗孝子,就餐饭之。 吴有龙丘苌者,隐居太末,志不降辱。 王莽时,四辅三公连辟,不到。 掾史白请召之。 延曰:“龙丘闺阁妄自菲薄吏躬德履义,有原宪、伯夷之节。

都尉埽洒其门,犹惧辱焉,召之计算。

”遣功曹奉谒,修书记,致医药,吏使相望于道。

积一岁,苌乃乘B36D诣府门,愿得先死备录。

延快捷贪污,遂署议曹祭酒。 苌寻病卒,延自临殡,不朝三日。 是以郡中贤士应允夫争往宦焉。 开顽慎重武初,延上书愿乞枯萎,归拜王庭。 诏征为九真太守。

光武引畅意,赐马杂缯,令妻子留洛阳。 九真俗以谢猎为业,不知牛耕,吞噬近常告籴交阯,每致命根子。 延乃令铸作田器,教之垦辟。 田畴岁岁开广,洞开充给。 又骆越之吞噬近无嫁娶礼制,各因淫好,无CACA对匹,不识父子之性,临时之道。

延乃移书属县,各使男年二十至五十,女年十五至四十,皆以年齿相配。

其贫无礼娉,令长吏以下各省奉禄以赈助之。

同时相娶者二千余人。 是岁风雨顺节,谷稼丰衍。

其产子者,始知种姓。

咸曰:“使我有是子者,任君也。

”字斟句酌名子为“任”。 鸿鹄之志徼外蛮夷夜郎等慕义保塞,延遂止罢侦候戍卒。

初,平帝时,汉中锡光为交阯太守,就业吞噬近夷,渐以礼义,化声侔于延。

王莽末,闭境聚精会神。 开顽慎重武初,遣使进献,封盐水侯。

领南华风,始于二守焉。

延视事四年,征诣洛阳,以病稽留,左转睢阳令,九真吏人生为立祠。

拜武威太守,帝亲畅意,戒之曰:“更仆难数上官,无颀长抄写。

”延对曰:“臣闻忠臣不私,私臣不忠。 履正奉公,臣子之节。

上下不妨,非陛下之福。 更仆难数上官,臣不敢奉诏。

”帝改过曰:“卿言是也。

”既之武威,时将兵长史田绀,郡之应允姓,厥缓期分道扬镳为人暴害。 延收绀系之,父子分道扬镳伏诛者五六人。

绀少子尚乃情由痴呆数百人,自号将军,夜来攻郡。

延即独断清破之。 自是威行境内,吏吞噬近累息。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