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抗战时下落不明,如今重回华东师大!这块纪念碑上写些什么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8-09 18:54 来源:本站

抗战时下落不明,如今重回华东师大!这块纪念碑上写些什么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刘昕璐/文、图教育兴国、教育强国,这是百年来有志气的中国人一直延续的梦想与期待。

一块纪念石碑,背后有家国情怀,亦见证中国高等教育的沧桑巨变。

近日,华东师范大学校友郭廷芳、张束夫妇向学校捐赠一块额名为《王省三先生暨费佩翠夫人昭德之碑》。 这是石碑在时隔89年后重返华东师大。 碑身诉说珍贵校史故事这块石碑为华东师大前身光华大学在建校五周年之际,即1930年6月3日校庆日竖立的纪念亭和纪念碑,系为表彰外交家王省三夫妇捐赠沪西家族田地为校地而立,以表垂之久远。 据华东师范大学档案馆馆长汤涛介绍,此纪念碑高153厘米,宽66厘米,厚11厘米,碑身文字由光华大学国文系教授、钱钟书之父钱基博撰写,童斐(字伯章)书写并篆额。

碑刻整体完整,仅少量文字漫漶不清;该碑原竖立在光华大学大西路(今东华大学)校园内的碑亭内。

1937年“淞沪抗战”爆发,光华大学遭遇日军毁灭性轰炸,碑亭、碑座以及校园建筑被炸塌,石碑也由此下落不明。

89年后的今天,碑身意外在豫园附近的民宅花圃重现世间。

这块碑石,亦是华东师大目前发现的光华大学最早的校史石碑文物。 据悉,《王省三先生暨费佩翠夫人昭德之碑》不仅颂扬了王省三先生捐地办学的爱国义举,而且见证了华东师大前身光华大学创办的历史过程,无疑是可遇不可求的珍贵校史文物。 据汤涛根据档案史料的发掘研究,此石碑背后,隐藏着一个实业家对民族教育的深情;一群有志气的中国人收回教育权、创办中国人自己大学的爱国故事;还有管鲍之交的王省三与张寿镛共同缔造光华大学的感人故事。 “可以说,没有王省三,就没有光华大学。 正是他捐出自家在上海大西路(今延安西路)65亩墓田作为校基,才有了光华大学后来的传奇。

”“王省三”们群策群力创办光华大学1925年,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圣约翰大学校长卜舫济以高压手段阻挠学生参加爱国行动。

6月3日,该校师生570余人愤然离校,并筹谋收回教育权,创设一所中国人自己经办的大学。

当日,离校师生成立了善后委员会,商议如何安置离校师生。

转学还是办学,仓促之间,一筹莫展。 如果转学到他校,没有哪个学校可以接纳这么多的师生。 如就此各自散去,师生爱国之举意义何在,万一有人因此遭遇不幸,情何以堪。 想要创办新校,又谈何容易。

上海寸土寸金,在上海建校就像空中搭楼阁。

如果不在上海建校,聘请教师不容易,筹募办学捐款也很艰难。 大家商议到半夜仍无良策。 6月4日晨,离校学生、王省三的三儿子王华照,给大家带来了好消息。

他说:“昨晚回到家告诉了家父离开圣约翰大学的事,家父说,离开圣约翰大学是正义之举。

当下最紧急的是创办新校,安置离校师生。

创办新校首要考虑的是学校用地。

我家有地在大西路,除了先人墓地,还有百亩,以此为新校用地,应该足够了。 家父想要捐出这块地作为新校之基。 家母也很支持,说这是很好的事,应尽快去做,以安抚学生彷徨无适的心。

家父听后,更加坚定了捐地办学的决心。 过几日家父会有正式书函告知此事。

”大家听了不禁眉飞色舞。

善后委员会负责人之一的许体钢问:“这事可否在当天善后委员会开会时作口头报告?”王华照说,我正想请你们向委员会报告一下这事,我不便自己去说,家父说不要以此而居功。 善后委员会开会时,大家听了这个消息欢声雷动。

6月3日离校,4日就有了新校用地,其愉快之情无以言表。

4天后王省三捐地的正式书函送到善后委员会。 他书函中写道:“吾国系独立自主的国家,教育之事,本不应仰人鼻息,受人奇辱。

昔年洞察外交形势,早唱收回教育权,以增进国民国家观念之说。

今情形,更加证明了收回教育权的必要。 ”“今睹此情形,益证收回敎育权之必要。

”“鄙人一介寒儒……愿效古人毁家纾难之意,曾经一度家庭集议,征诸内子费氏佩翠曁小儿德照、恩照、华照三人之同意”,“毅然愿拟以大西路私产先人坟墓余地约百亩,供献于建设大学曁附属中学永远之用”。

除了王省三先生慨捐土地作为校基外,离校学生许体钢的父亲许秋帆捐赠5000元作为光华大学开办费,张悦联的父亲、沪海道道尹张寿镛捐赠3000元,并愿筹集经费、协助办校。 后来师生又向社会发行建筑公债,赴南洋募捐,筹集到几十万元作为创校经费。

正是有王省三这样一群有志气的中国人齐心协力,1925年6月光华大学才得以成立,并定6月3日为校庆日。

9月光华大学开学,光华大学及中学两部共收圣约翰大学离校学生、外来新生970余人,一切课程编制都按照国内著名大学建设。

从爱国师生宣誓脱离圣约翰大学到光华大学成立为时只有1个月,光华大学能以如此的规模和速度创立,当时学界无不惊为奇迹。

来看碑文写了什么?《王省三先生暨费佩翠夫人昭德之碑》全文如下:昔在十四年之六月有三日,我同学五百五十三人,既以不忍于父母之邦,不为卜舫济所容,望门投止,以棲徐家汇之复旦中学。 瞻顾四方,蹙蹙靡所骋!先生有贤子曰恩照、华照,生长纨绮,攘臂同仇,而不诱势利,不为柔脆,固难能已!疾痛惨怛,则以归命于父母。 于是先生奋而起曰:“我随节欧洲,横大西洋以抵美,足迹无不之。

几见有国人不能自教其子弟,而拱手受成于外国人如我国者!儿曹幸少安无躁!我有先人之墓田,经之营之,足以辟黉舍。 为我留一穴归骨,以从先大夫于九京也!”夫人费佩翠,嫓德均懿,以克赞于夫子之闳雅。 而于是劳之来之,匡之翼之,以启佑我光华大学,则是先生之有大造于我也!《传》不云乎:“何德不报!”而况先生,宏此远谟!用铭贞石,允昭大德。 为德不卒,昔贤所戒!树德务滋,先生有焉!先生,上海王氏,名丰镐。

弱冠之岁,尝为吾邑故太常寺卿薛庸庵丈所赏拔,随轺四国,象鞮是寄,用以起家。 历官有绩,为世所称,不具著也。

时在民国十九年六月三日,宜兴童斐书并篆额。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刘昕璐/文、图编辑:梁文静来源:青春上海News—24小时青年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