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鲁豫:东方奥普拉,是在夸奖我吗?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19 11:51 来源:本站

鲁豫:东方奥普拉,是在夸奖我吗?

  作为凤凰卫视的当家花旦,陈鲁豫被称为东方奥普拉,她在工作上游刃有余,风格鲜明;在生活中她自在愉快,潇洒自如。 三年前推出的自传《心相约》中,鲁豫记录了她人生中的美丽时刻。

近日,新版《心相约》即将面世,增加了约4万字的内容,主要是关于鲁豫这三年来的工作经历和生活趣事。   摘自新版《心相约》陈鲁豫著长江文艺出版社2006年9月  第一次听说奥普拉的名字  我要把《鲁豫有约》搬进演播室,每场300个观众,而且每天做一期。   2004年夏天,当我向公司管理层提出这一想法时,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 可我心里有数,我能做得到。

做一个日播的访谈节目决不是我的任性之举,那是我十年前就开始做的梦。

  1994年年底,我第一次出国,首站夏威夷,然后是西雅图。 也许是从小学英语的缘故,美国带给我的所谓文化震撼并不大,我甚至有些意兴阑珊:原来出国就是这样啊!我平日里娇生惯养,最怕吃苦,唯独出国,我坚信只有痛苦才能诗意。   我理想中的出国该是凄美的。

先凄,才能美。

  我要去餐馆打工,但不是当女招待,电影里的女招待都系白色镶荷叶边的围裙,把腰勒得细细的,黑色制服裙下露出修长的小腿,她们一边给客人添咖啡,一边风骚地打情骂俏。

这不仅轻浮而且难度太大,最主要的,这不符合我吃苦的标准。 我该去厨房,双手浸在滚烫的水里,清洗着面前堆积如山的盘子。 一不小心,泡在水底的刀叉刺破了我的手指,鲜血一滴滴染红了水池。 我抬手用衣袖擦擦被汗水湿透的脸颊,再将手指放到唇边用力吮吸。

身后传来老板娘催促的声音(要纽约口音,听上去更像资本主义社会),我深吸口气,微笑着继续洗我的盘子。

如果是拍电影,这时背景该响起高亢的女声:抖落异地的尘土,踏上遥远的路途,满怀痴情追求我的梦想,365日年年地度过,过一日,行一程。

  对我而言,这才是真正的出国留学。

可惜,这样的日子我一天也没有过。

初到美国,能让我兴奋的只有两件事:逛商店和看电视。   先说逛商店。

每次一走进占地足有足球场大小的safeway(华盛顿州到处可见的大型食品超市),我就兴奋得喘不过气来,总是急不可耐地拽过一辆手推车,闷头向水果区域杀将过去。 我最喜欢的普罗丝特问卷里有一个问题是:Ifyoucouldchoosewhattocomebackas,whatwoulditbe?(如果你能选择来生,你希望变成什么?)  神啊,把我变成水果吧。 我总是边偷偷揪一个大大的提子放进嘴里,边这样在心里感叹。   买完水果,我总是去甜品柜台转一圈。

最可恶的是那个甜品柜台里的胖阿姨,每次见到我就伸出肘棒似的白胳膊,脸上笑成了一朵花:鲁豫,快过来尝尝这个,好吃极了。

你得多吃点,你太瘦了。   在safeway买了第20个纽约奶酪蛋糕后,我绝望地发现自己重了好几磅。 再走进safeway的大门,我低头推车,眼睛瞟都不瞟甜品柜台一下。 美国胖阿姨依然故我,隔着老远就冲我挥手。

我好似和她有仇一样,狠狠地盯着她和那些挨千刀的蛋糕:饶了我吧,我可不买你的甜点了。 我最近都长胖了,这都怪你。   得了吧!她咯咯地笑个不停,胖手上端着好大一块南瓜馅饼,黄澄澄的好像要流出油来似的。

尝尝吧,我刚烤的。   我把脸板得更长了,一本正经地说:你要知道,我在中国可是个电视明星。

我必须要控制体重,否则观众会不干的。   Really?(真的啊?)她一脸困惑的表情,那你们中国的明星都像你一样瘦吗?那也太可怜了。

我喜欢奥普拉,她可一点都不瘦,但我觉得她美极了。 那是我第一次听说奥普拉的名字。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