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回 天台山的内鬼沧狼行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7-12 07:46 来源:本站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回 天台山的内鬼沧狼行最新章节

林瑶仙幽幽地叹了口气:“以后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机会用这九阴真经,多谢师祖的教诲。 ”了因师太摇了摇头,喃喃地说道:“李沧行真的是太固执了,也不知道这两个时辰,他能不能撑得过去。 ”林瑶仙的秀目流转,看向了李沧行的方向,眼神中不自觉地透出了一丝异样的光芒,她的目光很快又落到了站在李沧行身前,大红罗衫和紫色飘带迎风烈烈的屈彩凤,眉头一皱:“师祖的意思是,屈彩凤可能是个变数?”了因师太沉重地点了点头:“不错,楚天舒可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李沧行的,等着看吧。 ”了因师太的话音未落,楚天舒那苍劲有力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屈彩凤,咱们之间的恩怨,是不是也应该作个了断了?”屈彩凤的眼中闪过一丝火焰般的愤怒,重重地“哼”了一声:“楚天舒,老娘现在没有功夫睬你,咱们的恩怨,不死不休,但不是现在。 ”楚天舒冷笑道:“怎么,没了李沧行的保护,你连报仇都不敢了吗?想不到凶名满江湖的玉罗刹,被男人保护得久了,也变得小鸟依人了啊。 ”屈彩凤本能地想要发作,一句:“放你娘的狗臭屁。

”直接就到了嘴边,可是又生生忍住,她把头扭到了一边,故意不去看楚天舒的那张青铜恶鬼脸,冷冷地说道:“楚天舒,你不用激我,激也没用,任你舌灿莲花,老娘现在也不会跟你交手的。

”楚天舒激将不成,眼珠子一转,哈哈一笑:“屈彩凤,你想不想知道你的这个天台山寨,是如何地被老夫所攻破的吗?”屈彩凤的心中一动,粉面凝霜。 看向楚天舒的双眼之中,如同喷出火焰闪电,杀气腾腾,一字一顿地说道:“楚天舒。

你最好一五一十地说清楚,这样以后我取你性命的时候,会让你死得痛快点。 ”楚天舒哈哈一笑:“屈彩凤,难道你就没有觉得奇怪,按说你们这天台山寨。

防守如此严密,又怎么会被这样轻易地攻破呢?”屈彩凤咬牙切齿地说道:“寨中死难的兄弟,个个都象是猝不及防,给人突袭,甚至来不及还手,一定是你这老贼提前派了内奸,这才会偷袭得手!”楚天舒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屈彩凤,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有这样的判断,不愧也曾经是一方霸主。

虽然跟着李沧行以后,智力下降,但是这起码的判断能力还在,你说得对,老夫确实是靠了内应,才能攻下此寨!”屈彩凤的双眼赤红,厉声道:“这个内应是谁?你让他现在站出来!我保证现在不打死他!”楚天舒扭头看了陆炳一眼,微微一笑:“陆大人,你是否介意老夫把你的属下介绍给屈寨主听呢?”陆炳面无表情地说道:“烈豹既然已经关系转到了你那里,就不再是我锦衣卫的人了。

对他生杀与夺,都是你楚帮主的事情,不必问我。 ”楚天舒点了点头,一挥手:“给我带上来!”人群中让开了一条通道。

一个身高八尺,健壮威武的汉子,浑身是血,披头散发,被五花大绑着推了出来,他的嘴里塞着一团白布。

这让他根本叫不出身来,而他浑身都绑着以上好兽筋制成的捆龙索,把他一身犍子肉衬托地格外明显,此人可不正是这天台山的大寨主,屈彩凤手下的头号高手,翻天夜叉解珍?!屈彩凤睁大了眼睛,尽管她原来心中已经有了准备,但当解珍给推出之时,她的心中又是吃惊,又是愤怒,怒的是这解珍果然还活着,看起来他就是这个内奸了,可惊的是解珍为何又被捆成了这样呢?屈彩凤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惊惧与愤怒,沉声道:“楚天舒,你什么意思,解珍是被你俘虏的吧,他跟随我师父和我多年,又怎么会是你的内奸?”楚天舒哈哈一笑,指着满脸愧色,不敢抬头面对屈彩凤的解珍,说道:“屈彩凤,你恐怕没想到吧,解珍就是当年陆大人青山绿水计划中的一员,是专门打入巫山派的一枚暗棋,他的弟弟解宝,跟他一起从小就父母双亡,是陆炳收留了他们,只是解宝并不知道解珍加入过锦衣卫之事,他从小就被陆大人送到了绿林山寨,作为一个控制解珍,让他不至于起了异心的筹码,直到解珍十五岁后,陆大人才安排他们兄弟重新团聚,慢慢地,他们就被巫山派看中,收编,一路走到了现在。 ”屈彩凤咬牙切齿地说道:“想不到为了安排这个解珍卧底我巫山派,你陆炳竟然不惜消耗二十年的时间,还真是处心积虑啊。

”陆炳的嘴角勾了勾:“一日是我锦衣卫,终身是我锦衣卫,解珍,哦,不,应该叫他烈豹,是我一颗长期使用的棋子,这二十多年来,我几乎没有找过他,甚至也不要他汇报巫山派的动向,就是有朝一日,想要从他的手中得到太祖锦囊的下落,若不是这次圣命难违,非要捉了你屈彩凤,本座还舍不得动用他呢。 ”屈彩凤冷笑道:“解珍,你出卖了你多年的手下,朋友,姐妹,甚至连你的亲弟弟也出卖了,解宝在突围的时候,死在楚天舒的剑下,你现在可以踏着你弟弟的鲜血,去谋你的荣华富贵了,解大人,提前恭喜你啊!”解珍的脸上泪水纵横,他的喉结动了动,突然暴发出了一声非人类的嘶吼之声,身子猛地一震,在一边押着他的两名洞庭帮弟子只觉得一股子大力袭来,竟然再也按不住他,向后倒去,而解珍则冲向了五步之外的楚天舒,他震不开身上的捆龙索,只能伸出头,狠狠地撞向楚天舒的胸腹之间。

楚天舒的嘴角微微地勾了勾:“不自量力!”也没见他怎么动,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干将剑,只是一挥,就带起一蓬血雨,解珍那颗斗大的人头,冲天而起。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