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专家

第二三四章、桃花流水鳜鱼肥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专家 > 情感咨询时间2019-06-13 07:15 来源:本站

第二三四章、桃花流水鳜鱼肥

  大清贵人正文卷第二三四章、桃花流水鳜鱼肥汇芳馆再度恢复了表面平静。   姚乐筠与佟佳淑离已经被挪到了西边第四间庑房,与那乌雅格格离得远远的。   想着昨日发生的事情,姚乐筠已然心有余悸。

  素日里对她十分和气的乌雅格格,竟突然变了脸,扒下头上的金簪便往她脸上扎!那一刻,可真是把她吓死了!幸亏当时屋里有佟格格和瓜尔佳格格,佟格格用手替她挡了一下,瓜尔佳格格急忙拉开了乌雅格格,她这才免于破相。

  姚乐筠小心翼翼为佟格格涂抹伤药,“真是太吓人了!就算四哥哥要娶完颜家的格格,乌雅格格也没必要这般恼羞成怒,她是太后侄孙女,还怕嫁不出去吗?”——文砺在姚家两房兄弟中行四,故而姚乐筠称呼他“四哥哥”。   佟家淑离眼睑微微垂,低声徐徐道:“听说是隔壁一个舒鲁氏秀女去挑拨的,如今已经被太后撂了牌子了。 ”——这事儿实在蹊跷,尤其这舒鲁氏的阿玛竟然还是他阿玛的下属……  打听到这点后,佟佳淑离就觉得很是不安。

太后肯定会怀疑她了!就是不晓得贤妃是否怀疑她。

  佟佳淑离暗暗咬牙切齿,这乌雅如茵也真是够没脑子的,三言两语就被挑拨了。

若非她是太后的侄孙女,早被撂牌子了。   正在这时候,住在旁边屋子的钮祜禄格格前来探望,她笑容明灿,满口殷切关怀:“佟家妹妹的伤可好些了?”  看到钮祜禄氏,佟佳淑离便一脸不快,但嘴上还是得客气地道:“多谢钮祜禄格格关心,不碍事的,只是划破皮而已。

”  “那就好。

”钮祜禄敏湘颔首,旗髻上垂下的珠穗微微摇曳,愈发显得她容颜华美。

忽的,钮祜禄敏湘幽幽道:“我听说,被撂牌子的舒鲁氏……恰巧是佟妹妹的阿玛法海大人的下属。 ”  听了这话,佟佳淑离脸色嗖地难看了起来!钮祜禄氏如此蓄意挑拨——肯定是这钮祜禄氏收买了舒鲁氏!  那舒鲁氏只是略有姿色,最后十有八九最后肯定要撂牌子!只要钮祜禄氏给她足够的好处,便能收买舒鲁氏!  佟佳淑离急忙看向姚乐筠,“姚妹妹,你相信我!”  姚乐筠刚刚把佟佳淑离的手腕缠好绷带,她透着稚气的脸上露出认真的神色:“我相信佟姐姐。 ”  佟佳淑离怔忪,有些不敢相信姚乐筠真的相信自己,“你……真的不疑心我?”  姚乐筠点了点小脑袋:“佟姐姐才刚救了我,我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怀疑你?”  佟佳淑离一时百感交集,她知道这姚家格格心思纯良,没想到纯良到如此地步。 她当初想去相救,也是图着让贤妃念她的好,并非出于真心……  钮祜禄敏湘脸色一变,没想到这姚乐筠竟如此轻信佟佳氏——不过不打紧,只要太后和贤妃怀疑佟佳淑离就足够了!介时指婚宗室,只要太后和贤妃随便说上两句话,皇上定会将她指婚十七贝勒的!  之前各家公侯都有上请安折子,意在求皇上纳自家格格入宫为妃,没想到皇上直接否决了各家贵女入宫的意图,害得她只能与佟佳氏争一个十七贝勒。   不过幸好皇上很是信重十七贝勒,日后何愁不能封王?虽不能入宫为妃,做个亲王福晋也还凑合。

钮祜禄敏湘如是想。

  六宫平静,姚佳欣也终于有时间和四爷陛下一起去桃花坞垂钓。

  桃花花瓣已经落了不少,水面上满是残红,引得鱼儿争相吞食花瓣。

隐隐可见有不少肥硕的大鱼攒动。   此地有上万株桃树,此时已经盛开到极致,大片大片宛若云霞的桃花,粉的白的,漫天飘扬,山上山下、溪水两岸,皆是桃花花瓣,真可谓是落英缤纷,美不胜收。

  桃花上还沾染了昨夜的露水尚未被初升的太阳晒干,分外显得莹润欲滴。 听着溪水潺潺之声,闻着桃花那醉人的香甜,姚佳欣只觉昏昏欲睡。 忽的,感觉到有一片花瓣落在了额头上,软软的带着露水的湿润,仿佛在亲吻在她眉心。   此时此刻,正坐在溪水边垂钓的胤禛不禁看得一怔,晨光明媚洒在那织金桃花缠枝衣襟上,金光微闪,那上头绣的桃花宛若洒金碧桃,衬得那张小脸娇净无暇,恬儿身子娇弱,但岁月仿佛格外眷顾这张容颜,依旧是那般无暇,眼角眉梢竟无丝毫皱纹,莹润得宛若闺阁少女。   一时间,胤禛看得有些怔怔。

  忽的苏培盛喊道:“万岁爷,有鱼上钩了!”  胤禛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一忙一把抓紧鱼竿,鱼线被紧绷起,可见是一条大鱼上钩了!胤禛不禁来了兴致,朕可是一早许诺,要钓一条肥美的鳜鱼赏赐给恬儿!  姚佳欣也被吵醒,迷迷糊糊睁开眼,便看到一条足足有二尺长大鱼被提出水面!  姚佳欣惊讶了,“竟然真的钓到鳜鱼了!”  看着那条扑棱着尾巴的大鳜鱼,姚佳欣咽下一口口水,桃花流水鳜鱼肥!这个时节的鳜鱼可是最肥美的!无论清蒸还是红烧,都是一等一的珍馐美味!  胤禛“哈哈”笑了,满脸都是志得意满。

  姚佳欣暗笑,四爷陛下如今这幅形象,可真是……  四爷陛下坐在一个小杌子上垂钓,头顶上带着一个硕大的斗笠——只不过这回四爷陛下学乖了,斗笠上缝了两根带子,系在了下巴上,因此即使春风阵阵,斗笠安然不动。   姚佳欣看在眼里,有点想笑。

  胤禛侧脸看向恬儿,便对上那双带着笑意的明眸,“朕好久都没钓到这么大的鱼了!”  姚佳欣立刻拍马屁:“皇上威武!”  胤禛笑道:“恬儿今日怎么这么嘴甜?”  姚佳欣嘿嘿笑了,小年糕还没正式加入后宫,她还能得宠,自然要哄着四爷陛下。   秀女入住汇芳馆已经有些日子了,四爷陛下表面上对汇芳馆一点都不关心的样子。 但是——先前四爷陛下可是圈了不少秀女的名字,虽说其中有很多都是指婚宗室近支,但是那小年糕,显然四爷陛下不可能把自己小老婆赐婚给别人。

  姚佳欣满载而归,不止得到了一条肥美的鳜鱼,还顺道把四爷陛下勾搭回碧桐书院。   四爷陛下要留着来用晚膳,这鳜鱼自然只能暂且养在清水中,等明日再享用了。   夜幕降下。

  四爷陛下和她一起做了一些愉快又辛苦的事情——嗯,辛苦的是她,愉快的是四爷陛下。   姚佳欣累得大口喘气,好似一只脱水了的鱼。

  。

回到顶部